0
文化随笔|杜甫的幽默
2020-04-22 17:05:34 浏览:537次 【

(文化随笔)/ 杜甫的幽默


 /天水师范学院:雪潇


    杜甫能成为诗人,是因为杜甫有他的“过人之处”。让杜甫成为诗人的这一“过人之处”,就是他生性率真。生性率真的人,做生意,很少讨价还价;谈恋爱,一见面就掏心掏肺;做诗人,就是什么都敢说!“朝扣富儿门,暮追肥马尘。”这样有伤体面的事,人人都在做,却并非人人都在说。中国人的第一智慧,就是放开自己的腿,管住自己的嘴,事能做,话不能说。中国人的第二智慧,就是事放开做,话挑着说,比如李白,就只说自己“仰天大笑出门去”,把自己打扮得十分地傲视王侯,然而,率真的杜甫却“诗”言无忌,连自己趋炎附势的事,他都和盘端出。


    重要的是,杜甫在思想观念上也不清高绝尘,杜甫在《同谷七歌》之七中就说:“富贵应须致身早”,看看吧,这就是杜甫,这就是真实的杜甫,这也是杜甫诗歌“非虚构”的力量。一真遮百丑,这也是做诗人的一个秘密。


    李白《上清宝鼎诗》云:“我居清空表,君处红埃中”,这句话正好也是李白与杜甫人生形象的一个比较。李白说“千金散尽还复来”,杜甫却说自己“残杯与冷炙,到处潜悲辛。”所以,一般人只要说到杜甫,就说到了杜甫的贫穷,就说到了杜甫的“红埃”苦况,甚至还会说到杜甫的瘦。李白《戏赠杜甫》云:“饭颗山头逢杜甫,顶戴笠子日卓午。借问别来太瘦生,总为从前做诗苦。”所以天水市甘泉镇那个杜甫的塑像,就塑得“太瘦”;所以至少天水人说起诗人,都以为一定是“瘦恰恰”的,所以天水人到了南郭寺,进了杜甫祠堂,看了诗史祠那个杜甫的室内塑像,都摇头说是“不像不像”。这个杜甫的像把杜甫塑得圆脸,富态,不像个诗人,倒像个员外。


    而忧国忧民的诗人怎么能员外一般富态呢?这就是一般人对杜甫的先入水见:满面愁苦、哀声叹气并常常心有戚戚焉!


    不只没有文化的一般人这么认为,有文化如冯至先生,也在他的十四行“话”《杜甫》里这样“韵”味十足地说:“你在荒村里忍受饥肠……常常想到死……不断地唱着哀歌……你的贫穷在闪铄发光……象(像)一件……烂衣裳……可怜……”。冯至说的完全是废话。杜甫的“可怜”和“贫穷”,杜甫自己早都“供认不讳”了,谁要你在这里说得煞有介事、振振有词。你就不能说些别的吗?比如说一说杜甫的幽默。


    朱自清曾说:“将诗看得那么严重,倒将它看窄了。诗只是人生的一种表现和批评;同时也是一种语言,不过是精神的语言。人生里短不了幽默,语言里短不了幽默,诗里也该不短幽默,才是自然之理。”杜甫的诗里正有如此“该不短”的幽默,如他的《北征》中句“床前两小女,补绽才过膝。海图坼波涛,旧绣移曲折。天吴及紫凤,颠倒在裋褐。”林继中先生就注云:“贫困之境却以幽默口吻出之,读者倍觉伤神。”再如杜甫入蜀诗《飞仙阁》句:“浮生在定分,饥饱岂可逃?叹息谓妻子:我何随汝曹?”本来是一家人随着他东奔西走的,这会儿,杜甫却“对妻子儿女们开了个苦涩的玩笑:‘我为何老是跟在你们屁股后面跑呢?’”这是陇南学人高天佑的理解,这个理解,可谓识得幽默。



    关于杜甫这位法度森严的格律大师往往流露出的风趣与幽默,胡适早有发现:“后人崇敬老杜,不敢说这种诗(按:指杜甫诗歌中较口语较随意的篇章)是打油诗,都不知道这一点便是读杜诗的诀窍:不能赏识老杜的打油诗,便根本不能了解老杜的真好处。”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胡适是白话诗的倡导者,他自然能以白话之眼而观见杜甫诗歌中的白话之美。反过来,萧涤非就不能容忍胡适的上述说法。萧氏认为胡适“胡说八道”。萧氏的眼光,还是旧诗的眼光。


    杜甫的幽默有时候还是黑色幽默。杜甫诗中这种最高境界的幽默,在他的秦州诗《空囊》中体现得最为分明:


翠柏苦犹食,明霞高可餐。

世人共卤莽,吾道属艰难。

不爨井晨冻,无衣床夜寒。

囊空恐羞涩,留得一钱看。



    “翠柏”虽“苦”,但因“翠”而“犹食”,“明霞”虽“高”,但因“明”而“可餐”,杜甫在这里言其不堕青云之志,俨然凤凰口吻;而对“世人共卤莽,吾道属艰难”两句,林继中解得最好:“鲁(卤)莽,粗疏。此联意谓‘众人贵苟得’,得过且过,自己则意在行兼济之道,故难免艰难度日。”而现在,他的秦州日子过得是如何艰难呢?杜甫是这样描述的:“不爨井晨冻,无衣床夜寒。囊空恐羞涩,留得一钱看。”关于“留得一钱看”的“看”字,人们向有误解,比如冯至就以为是“口袋里只剩下一文钱了,却不忍用去,为的是留在眼前观看。”冯至真是一点也不懂幽默。杨伦早就看出来了:“写穷况妙在诙谐潇洒。”杨伦识得幽默。同样识得幽默的金圣叹也说:“饥寒备极如此,他人已不知有几许悒郁诧傺,先生却有闲胸襟,自戏自谑。”金圣叹同时从另一个“空中妙文”、“的的妙语”的角度分析了“囊空恐羞涩,留得一钱看”,他说:“题是《空囊》,诗偏以不空作结,便似一文钱能使壮士颜色遂不至于大坏也者。”


    所以,“留得一钱看”的这个“看”字,不是“人看钱”,而是“钱看口袋”——甚至是人与钱的“面面相觑”。《杜诗详注》卷八引《杜臆》云:“看,乃看守之看”。——这样的理解岂不更妙?现在,秦州的果农在秋天摘完苹果之后,会在树上留下一颗两颗,就是让它们“留得一颗看”,即“留下一颗让它看守着苹果树”。这种“看”,与杜甫“留得一钱看”的“看”,完全是相同的意思、相同的意味。


(《天水日报》2019年3月15日)


全部评论(0)
  • 夜里睡着的时候,我多半会做梦,而所做的梦之中,又以“校园梦”居多。那是过去的岁月留给我的印记,有欢喜,有遗憾,有奋斗,有茫然,有青涩,有酣畅。在梦中,我不会做的题一定是过去曾经遇到过的难题;而明亮的..

    安秀才浏览:92次 评论:0
    2020-11-23 13:16
  • 朋友,你是否领略过凤山姐妹们的广场舞之韵呢?若细细目睹过,那种风姿、那种坚持、那种温暖定会如凤山上美丽的鲜花一样,永远绽放在我们心灵的田园里,馨香永存!一、舞之韵先让我们来欣赏一番凤山的舞之韵吧:每天..

    依梦琴飞浏览:7470次 评论:0
    2020-11-08 11:29
  • 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角落,那里存放着不能触碰的回忆,有快乐有伤感,有幸福有回味。枯黄的思念,漫过深秋冰冷的雨水,嵌在记忆深处,等时过境迁,那些尘封的心事也覆上了一层淡淡的忧伤。——题记母亲离开我们将近..

    云淡风轻(王琴敏)浏览:1737次 评论:4
    2020-10-30 14:10
  • 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一树一菩提一叶一如来 慢慢滴发现,没有什么过不去滴,只是,再也回不去了!爱那么短,遗忘却那么长?我在往昔的城中,一脸落寞,不知所措,那带血滴过往。而你却优雅滴转身,原来,我是你想不..

    常樂齋主人浏览:1340次 评论:0
    2020-07-09 23:17
  • 我有一个梦,扎根在荒芜的冬天,静静地肆意漫卷铺开……寒风中我倔强地迎面而去,我挣扎着,怒吼着,谁也看不见,谁也听不见。狂风,撕裂我的脸,霜雪,覆盖我的躯体,我顽强地使尽所有的力量,我依然抬起头,面带笑..

    璞希浏览:1502次 评论:0
    2020-06-23 09:35
  • 入伏的天气,阴沉沉的,微风轻盈。晌午,端坐院落一角的小花园旁边,手中飞针走线织着小毛衣,不经地抬头间,看到身边的花儿在轻风中摇曳,好像微笑着向我招手,同时微笑着对我说:嗨!小女人的小幸福哦。刹那间,..

    璞希浏览:1517次 评论:0
    2020-06-23 09:33
  •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强加给了我农民工的称号。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什么人把我划分为最底层的人,无形中给了我人格上的欺辱。请别叫我农民工,城市的高楼大厦,我用双手建造。没有我和兄弟们的累死累活,城市怎么会有..

    璞希浏览:1532次 评论:0
    2020-06-23 09:30
  • 每逢过年迎春来,热闹忙碌之余,闲来无聊,总是想念小时候的点点滴滴,亦或是一个人,亦或是一件事,若隐若现,说清晰却模糊,说模糊却在心里,无不为之荡起涟旖满怀。 曾想绞尽脑汁的和中学时的同学取得联系,可..

    璞希浏览:1535次 评论:0
    2020-06-21 19:17
  • 当冬天赖在大地不肯回去,春天依然沉睡不醒,是你微笑着把春的信息传递。你等不及春风地吹拂,纤细的枝头挂满一串一串红色的花骨朵,给盼春归来的人们有了希望的寄托。是你的殷勤,为春铺开一条最早的通道。而春风..

    璞希浏览:1344次 评论:0
    2020-06-21 19:16
  • 移居加拿大的黄皮肤诗人洛夫,有诗云: “母亲卑微如青苔, 庄严如晨曦。 柔如江南的水声, 坚如千年的寒玉。 举目时, 她是皓皓明月。 垂首时, 她是莽莽大地。” 诗人用精炼而又简短的几笔把母亲的忍辱..

    璞希浏览:1433次 评论:0
    2020-06-21 19:14
  • 学会感恩 赵三娃 灰蒙蒙的天刚刚发亮,我和哥哥以及同村的伙伴一起走向学校,似乎一切都很平常,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事要发生,然而一切并非想象中那么平静!记得,临走前,哥哥和我三人跟平常一样去上房里探望生病已久的..

    赵三娃浏览:182次 评论:0
    2020-06-08 12:19
  • 《曼谷的小象》是新版五年制小学语文第五册中的一篇精读课文,主要讲述了在泰国首都曼谷近郊的公路上,泰国妇女阿铃指挥她驯养的小象帮助中国司机把汽车拉出泥坑并冲洗干净的事,表现了阿铃朴实善良、乐于助人的美..

    天马萧萧浏览:196次 评论:0
    2020-06-07 23:19
  • 我坐在沙发上,手中握着一本崭新的2007年第18期《读者》,品读着其中的一篇《今夜有暴风雨》。悄悄地,一丝丝不平静的涟漪从心头泛起,触动了心中某些脆弱的神经,慢慢地,眼角有些湿润,无疑是那些毫无生命的、黑..

    天马萧萧浏览:189次 评论:0
    2020-06-07 23:19
  • 这是一间不足20平方米的二楼办公室,在教学楼西边。学校的教学楼共有四层,在楼正前面的东西两侧又向前延伸了这么8间小办公室,和教室正好相对。整座教学楼如果从上往下看,仿佛是一个大大的“凹”字。我走近门前,..

    天马萧萧浏览:207次 评论:0
    2020-06-07 23:18
  • ★儿子在画画,让我看,我指着他画的房子玻璃上的一条线问:“这是什么?”他说是安在玻璃窗上的汽车电动雨刷,并说:“天下雨了,玻璃脏了,一开,就能刷干净。” ★初春,草儿刚泛新绿,儿子拔起地上的一棵小草芽..

    天马萧萧浏览:181次 评论:0
    2020-06-07 23:18
作者专栏
  • 改变自己

    注册时间:2020-11-23 13:58

  • 冰山雪莲

    注册时间:2020-11-23 13:27

  • 合家欢乐

    注册时间:2020-11-22 14:55

  • 白小娟律师

    注册时间:2020-11-21 15:32

  • 感恩

    注册时间:2020-11-21 10:09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20001642号
Powered by qibosoft Code © 2018 qibosof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