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初中的回忆
2020-11-23 13:16:54 浏览:1713次 【

    夜里睡着的时候,我多半会做梦,而所做的梦之中,又以“校园梦”居多。那是过去的岁月留给我的印记,有欢喜,有遗憾,有奋斗,有茫然,有青涩,有酣畅。在梦中,我不会做的题一定是过去曾经遇到过的难题;而明亮的课堂、伏案阅读的课桌,一定是我喜欢的环境。有时候我会梦见书,有时能看到纸上的字。我还曾梦见钻进秦安一中校门口的三余书屋偷偷看书。尽管它是一间小小的书屋,可是光听名字就觉得很有文气:“冬者岁之余,夜者日之余,阴雨者时之余”,谓之“三余”。

    1997年秋,我上了初中,在城南秦安一中读书。初一(即现在的七年级)和初二这两年,我都是步行上下学。早晨上学时,有时侯月亮仍然挂在西边的天上,而太阳则正在轻晃晃地升起。日和月相见了,他们同时播撒美妙的光华,好极了。那时候,从南下关过南小河到石碑路,要走过一架高悬着的小桥,一路上还有很多果园,河湾里还有几块麦田。

    现在有一句调侃的话:“你的数学是体育老师教的吗?”我听了以后总会哑然一笑。我们初中的体育老师李宇,除了会田径跳高单杠等“十八般武艺”,还喜欢给学生们辅导数学,并乐此不疲。

    地理老师贠世世总是轮流穿不同的夹克外套,再配一条西裤。他总是花15分钟将一节课的要点讲完,剩下的半小时让我们自己看书。

    初一时的音乐老师是一位年轻的女老师。她总是轮换着穿一件手工织的毛衣,看上去很洋气。我记得她郑重其事地让我们记住“朱载堉”。到了后来换了一位戴眼镜的男老师。期末的时候,他让我们每一个人唱一首歌,以唱歌的质量来确定期末成绩。其他的同学唱的都是音乐课本上的,唯有我特意提出要唱电视剧《宰相刘罗锅》的片头曲。“天地之间有杆秤……”才唱了第一句便引来了哄堂大笑。可能是选的歌太有喜感了吧!第二学期期末,我选了一首有点悲伤的歌——《苏武牧羊》,却不自觉地加入了秦腔式的悲音,还是引来哄堂大笑。

    初一第二学期,给我们带英语的是一位女老师——王荣。她和我二伯是同学。她读英文时,总像是打着拍子,不光自己这么读,还领着学生这么读。如:How many(一拍)// bananas(一拍) // can you(一拍) //see(半拍)?王老师觉得我的英语写得好,不光在我们班表扬了我,还在她带的初三一班表扬了我。其实,我写得不咋地。我看过三伯以前写的英语作业,比我写的工整秀气,强多了。受到表扬的同时,我也被安排了一件重任——帮老师刻蜡纸,刻的都是平时做的测试题。这是我平生第一次也可能是最后一次刻蜡纸,比写作业花的时间要长。

    我记得当时的楼房只有三座,还有很多平房教室。学生们大多很朴实,我也一样,对衣服饮食不挑剔。当时我们还要参加课外劳动,如在花园里除草,给新粉刷的行政楼铲掉掉在水泥地面上的白灰。

    当时的校园生活也是很丰富的。每天都会有晨跑。最难忘的是,冬天的时候天还没有亮,教学楼顶上开着可能是一千瓦的白炽灯,照得小操场一片光明。而大操场呢,在大雾或者下雪的时候给我们无限乐趣。我们打雪仗,还在操场角角里的土堆堆上滑坡坡。有一回,当我们学习了课文《小桔灯》,有小半个班的同学都开始制作小桔灯,有的做得相当好。这些算是校园乐事吧!

    秦安一中在五四青年节前总会有文艺演出。那时,大操场东边的舞台是个土台子。看演出时,每位学生自带板凳。和我们同级的一、二班多是官员和教师的子弟,综合素质较高,三班次之,四班最差。我是四班的。三年的初中生涯里,我对一、二班充满了向往之情。

    记得一班拍过一个《开门红》的舞蹈,表演者男生穿小褂,打赤膊,舞着红绸子,女生好像是拿手绢。歌曲喜庆,热闹,动作舒展、奔放,叫人心生欢喜。二班成其昌老师的女儿会拉二胡《赛马》,没有失误。听说这姑娘从本科一直念到了西北农林科技大学的博士。厉害!有三位兰州师专(现在的兰州城市学院的前身)的体育实习老师,表演了一个体操舞,有一个动作是单手俯卧撑,厉害。比我高两级的安康(安建喜老师之子)和另外几位学生表演了一个贫困学子上学的小品。

    我是一个晚熟的人,从儿童到少年,从少年到青年都比别人要慢一两年。我们升入初中,有人踢足球,有人打篮球,可是我却不知道怎么玩。虽然上了中学,但心态还是小学的心态。置身于一大群高年级学生的校园里,好像自己被悬空了。直到初二,我才有了当中学生的感觉,因为我适应了初中生活,还因为产生了读书的兴趣。

    那是1999年的6月份,我开始在阅览室读书。阅览室订阅的刊物有《聪明泉》《校园内外》《第二课堂》《博览群书》《黄河少年》《作文》《中学时代》等等。图书室的刘福民老师是我父亲的初中同学,当他看到我喜欢阅读,便特许我一次借阅6本书或杂志。每次借还书的路上,我都是幸福满满。我整套阅读了《福尔摩斯探案全集》,为书中所展现的逻辑思维、推理等大为赞叹。阅读使我眼界大开,个人综合素质得到了提高。这个经历教给我的不只是读过的那些书刊里的知识和信息,还让我养成了阅读的好习惯。

    初二最后一学期,我考了全年级第一名,超过了一班的学霸雒峰等人。但是到了初三,班上来了一位女同学胡慧,学习好。于是,整个初三,在班上胡慧是第一名,我都是第二名,在全年级的排名没有统计过。体育界有个词叫“千年老二”,我也用这个词来形容自己初三时想超越却无法超越的那种无奈。由于有很多插班生,初三时班风变得很差,尤其是第二学期,教室后面都是说话的声音,弥漫着躁动不安的气息。唯有前几排的同学在认真听讲。在几次告诫无效后,老师们对前面的同学教得很扎实,对后面的嗡嗡声也就置之不理了。

    1999年澳门回归前,似乎没啥宣传的氛围。比起香港回归时,气氛上有点冷清。可能是香港人多、影视明星多吧!10月中旬,正好轮到我们一组给教室后面的黑板出黑板报。我先定了四个版面:第四版面内容为澳门回归祖国的倒计时,再请美术好的何兄画了一朵莲花。第一版面写的是标点符号的用法。中间的第二和第三写了什么,我忘记了,可能是励志的小短文。我的字写得并不好,歪歪扭扭的,但总算是完成了一件任务。黑板报出了以后,语文老师让我们也学一下标点符号的用法。至于负面的评价,没有听到过。我的心里像是一块石头落了地。就是每天要更新一次倒计时,直到澳门回归以后。

    初三时,我个头长高了,胳膊上也长出疙瘩一般的肌肉。我比较单纯,不想杂七杂八的事,什么打工啊,恋爱啊,就想着一心读书,上了高中再上大学。我不是很合群,朋友不多,还当了副班长,是标准的好学生。教室后面那股躁动不安的气息影响不了我。不过对于流行歌曲,我也是很喜欢的。爸爸买来听英文磁带的便携式录音机,也被我们兄弟用来听歌。当时听得最多的是任贤齐的歌,连同看的金庸武侠剧也都成了我们的怀旧经典。我在懵懵懂懂中长大,快乐又忧伤。

    李雷和韩梅梅,之后都有各自不同的故事……

    现在,我们初中同学中的首富是位理发店的老板。他初中毕业后就学了理发的手艺,2008年便在兰州买了一套二手房。他将店铺交给媳妇或伙计打理,自己周年四季在陕甘宁青新藏川一带开着越野车旅行,多半是结伴出游。这种生活是让人向往的。据说,企业家王石每年有半年时间花在了登山上。真是自由自在啊!

    在我所能感知到的20多年春天中,春天总是给我以慌乱感。到现在还是如此。“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迎春、探春,猛不丁地就“惜春”了,时光在这个时间段飞一样地走过。我的强烈的意识就是必须做点什么。

    我这个书呆子,还没有取得一点成绩,这是和我当初的理想有落差的。对于做学问和搞创作我都是感兴趣的。我兢兢业业地读书、写作、调研、思考,希望能成为一名作家或者学者。这也算是发挥优长,努力奋斗,也是“不忘初心,继续前进”。让人生的每一个阶段都成为峥嵘岁月,留下自己奋斗的印记。这样,在某一天见了“韩梅梅”,我不会感到自卑或者惭愧。

(此文发表于2019年5月16日第20期《天水周刊·天水文苑》版)


全部评论(0)
  • 中午正在休息,忽然看到一条短信:“快件已送到门房,麻烦取走,申通快递。”我纳闷,最近没有购物,哪里的快件?是不是发错了?下午上班去门房看了一下,寻找一番,果然发现有我的一个快件,是白色泡沫专用包装袋,..

    天马萧萧浏览:7次 评论:0
    2021-01-26 15:40
  • 与董君相识,颇有机缘——可谓是未见其人,先品其文。有一日在镇志办公室,同事老魏的书桌上静静地躺着一本大16开的浅灰色花纹封面的书册——《长啸集》。我信手拈来,细细翻阅。那洁白细腻的纸张,大号的仿宋字迹清..

    天马萧萧浏览:9次 评论:0
    2021-01-26 15:38
  • 提起海南那是天高地远,说起大海更是遥不可及。去海南看大海居然都实现了。2015年,儿子参加高考,成绩还不错,到报志愿环节全家总动员,我说报北京,儿子一句“雾霾那么大”就排除了;妻说报兰州,儿子又是“眼光那..

    天马萧萧浏览:9次 评论:0
    2021-01-26 15:37
  • 爱人的同学从百里之外给我们捎来了自家栽种的大黄杏。我在长途中巴上接过沉甸甸的箱子,从缝隙中窥见了杏子光鲜明艳的脸庞,一股果香的气息扑鼻而来。箱子刚一落地,我迫不及待地用刀子划断几道封锁的胶带,翻起箱盖..

    天马萧萧浏览:4次 评论:0
    2021-01-26 15:30
  • 求职难,难以上晴天!58同城我慢慢地成了常客。中年求职,犹如困兽犹斗,好似鳄鱼一口咬住的老黄牛,挣扎在水滩中!超了50岁都不要,青黄不接中年人如何求生?当人身处最低谷,周围都是冷眼、嘲笑、厌恶,我如同溺水..

    郭明祥浏览:280次 评论:0
    2021-01-25 13:04
  • 岐山益店镇有个官庄村,分上官庄村和下官庄村,它位于岐山东南部,与枣林镇一河之隔,这是一片开阔川域地形,一条后河横卧东西二塬之间,再向南有一道塬当地人称其为南坡塬,有三龙合围之势小盆地。这里民风淳朴,勤..

    郭明祥浏览:90次 评论:0
    2021-01-25 13:01
  • “锁岐又折腾开了,换了花样了,把养的兔子全变成票子了。又开始养上叫啥啥的黑羊了。这娃有眼光,养羊是好事。咱那里草坡大的,羊满山跑,吃得饱长的快。这几年,庄里没有几户人了,都把地给了他种,他把庄稼种的好..

    郭明祥浏览:400次 评论:0
    2021-01-25 12:57
  • 成县西狭闻名陇,西狭峡谷,位于成县县成以西12公里处天靖山山麓,这里山水有江南的钟灵毓秀,有北方的纵横逶迤!西来游客西门进东门出,东来游客,东西进西门出,当地农民把自家田地弄成简易临时停车,我等只能从西..

    郭明祥浏览:800次 评论:0
    2021-01-25 12:52
  • “让生命去等候,等候下一个漂流,让生命去等候,等候下一个伤口”夜幕降临在藉水河畔,我晚来漫步樱花大道,一对情侣手机传来八十年代初童安格这首经典的老歌。真新鲜,小青年也爱听这首歌。忽然这首歌一个“等”字..

    郭明祥浏览:340次 评论:0
    2021-01-25 12:50
  • 麦儿黄,心儿慌旋黄旋割,杜鹃声声忙清晨曦,沃野尽带黄金甲人磨镰,披挂上阵马蹄扬过二日,农人喜天下粮,已满仓三秦麦儿欢收麦一词,划开了儿时的记忆,陕西雍地的农人,一般在四月中旬开始准备夏收农具,父亲从堆..

    郭明祥浏览:530次 评论:0
    2021-01-23 16:36
  • 人常说五十岁男人一枝花,可我不这样认为,疫情下企业裁员,何况知天命的五十岁,实属狗屎般的年龄,求职之路充满困惑和尴尬,是穷嫌富不爱人生阶段。家门口的宝鸡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只能把目光聚焦在省会大都市西安..

    郭明祥浏览:2250次 评论:0
    2021-01-23 16:35
  • 中华大地,八千年文明史,古城古街,数不胜数,多数毁于历史烽烟的战火,只留下近代,为数不多的明清古街。最著名的平遥、榆林、大召寺、山海关、孝昌小河镇的明清古街。久居陇右,早就听说,闻名遐迩的秦安上关也有..

    郭明祥浏览:6240次 评论:0
    2021-01-23 16:34
  • 腊梅映雪傲苦寒,兰草不言品幽然,翠竹听风四季坚,秋菊披霜淡香天。芝兰生于深林,不以无人而不芳。不露春情,精华入夏,犹如小家碧玉,枝瘦叶长,一年四季叶碧墨绿,真可谓君子花间四季瘦,秋兰映玉池,池水且清香..

    郭明祥浏览:7250次 评论:0
    2021-01-23 16:34
  • 时光如箭,离开秦州回宝鸡瞬间一年。前日获悉,3月31日市杂文散文协会邀我参加在渭滨召开的春季培训会。会议结束已是十二点钟,腹中饥饿。协会是清水衙门,与会人员食宿自理。离乡数载,市内不熟,问附近路人说:“..

    郭明祥浏览:2422次 评论:0
    2021-01-21 13:44
  • 我家门前有棵粗壮的皂角树,不知何人栽下,已是足有百年,不畏环境恶劣,不管土地肥沃是否,一旦扎根,就一如既往,顽强生长。犹如故乡生生不息勤劳善良的子民。村子里几辈人在它面前都是匆匆过客而已,朝代更迭,春..

    郭明祥浏览:1334次 评论:0
    2021-01-21 13:42
作者专栏
  • 雨后阳光

    注册时间:2021-01-25 06:12

  • 王恩琪

    注册时间:2021-01-23 20:44

  • 幸福一家人

    注册时间:2021-01-22 19:22

  • 温纯°sunshine

    注册时间:2021-01-21 23:01

  • 牵手摘月亮.

    注册时间:2021-01-19 18:59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20001642号
Powered by qibosoft Code © 2018 qibosoft
甘公网安备620522020001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