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诸葛亮与街亭之战
2020-04-10 12:16:29 浏览:276次 【

  1700多年前的中国,风云际会,英雄辈出,一个被史家称为“三国鼎立”的时代出现了。三个政权上演了一幕幕史诗般的话剧。蜀汉为了完成兴汉大业,诸葛亮六出祁山,对曹魏展开了历时八年的迂回鏖战。陇右天水一带是北伐曹魏的主战场,蜀魏双方为争夺战略要地,曾在天水也演出了一幕幕动人心弦、流传千古的历史华章,著名的街亭之战就是其中一幕。三国时期的街亭,具有得失陇右、安危关中的战略地位。街亭之战的胜败,直接关系着北伐的胜败。


  蜀汉建兴五年(227年),诸葛亮上表北伐,将素有“秦巴粮仓”的汉中选为北伐的大本营,亲率十万大军,北出剑门,走金牛道,经宁强县,屯兵汉中。在首出祁山之前的汉中会议上,督汉中镇远将军魏延提出了奇袭长安的意见,诸葛亮认为这是轻躁冒进的危险之计,他回答说:“此悬危,不如安从坦道,可以平取陇右,十全必克而无虑。”①诸葛亮通权达变,审时度势,将“一举灭魏”的战略改变为“平取陇右,蚕食雍凉,逐步灭魏”的新战略,坚持兵出祁山,绕道陇右,西连诸戎,夺取长安的持久战略计划。陇右泛指今甘肃陇山以西地区,这是中原通向西域的必经之地,也是关中的大后方。诸葛亮的“平取陇右”,实际上就是要夺取以天水为中心的陇右门户地带。具体来说,就是出祁山,占天水,守街亭,越陇山,出大震关、固关以迂回长安,趋潼关直捣洛阳。他的战术思想是依靠先进的兵器及阵图,对盘踞中原、粮足兵强、猛士如林的曹魏,采取以少胜多、以弱克强的军事手段,削弱其实力,逐步扩大蜀汉地盘,推动整个战区弱与强的转化,待机夺取长安,攻占洛阳,应该说诸葛亮的战略战术方针是完全正确的。诸葛亮所说的“安从坦道”路虽迂远,但宜于大军大举进攻。这条坦道正是丝绸古道的中大道,街亭位于陇山西口,控扼着中大道的总枢,具有十字路口的作用,是兵家必争之地,具体位置就是今秦安县城东4 5公里的陇城镇。

  祁山是去汉中的咽喉之地,在交通上具有枢纽作用,历来是军事争夺的要冲。纵观祁山与街亭,渭水相隔,一在天水之南,一在天水之北,两地相距1 8 0多公里。诸葛亮对位于坦道的战略要地了若指掌,对街亭早就有数。东汉建武八年(3 2年)光武帝刘秀与雄踞陇上的隗嚣在街亭展开了历时半年的争夺战。刘秀占领街亭之后,劳赐封侯,加强了对陇右地区的控制。魏明帝曹睿说:“昔汉光武遣兵悬据略阳,终以破隗嚣。先帝东置合肥,南守襄阳,西固祁山,贼来辄破于三城之下者,地有所必争也。”②魏明帝将街亭之地的略阳城与合肥、襄阳、祁山三城并提,可见略阳城的重要,就是说街亭战略地位的重要。西汉时期,此地是凉州刺史部、街泉县、略阳道的治地;东汉、三国、西晋、东晋时期,是略阳县的治地;北魏至元朝时期,是陇城县的治地;西魏、北周时期,是略阳郡的治地。街亭这块地方,一千多年来一直是州、郡、县、道的治地,是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是群雄角逐的古战场。这里开发较早,粮草充足。蜀、魏在陇右的攻战,除了天水战略地位的重要之外,更有就地筹集军粮的优势。《三国志》中有“进攻东向,据略阳积谷之实”和祁山“麦熟千顷”的记载,也有蜀兵卤城晒麦的传说。古代作战,运输工具不良,道路也不发达,用兵的要则是“人马未动,粮草先行”。北伐前,关羽大意失荆州,刘备“怒而兴师”伐吴,使蜀汉兵缺粮短,元气大损。当时,关中战乱,人民流离,长安已成饥荒之域。自汉中到长安,秦岭相距,崇山险阻,既无粮草可掠,又是运输不便。地狭民寡的蜀汉军在运粮不济、缺乏后援的条件下,同数倍与己的曹魏军决战,用奇袭的办法要夺取长安,还都洛阳是很难实现的。正如兰州大学张崇琛教授在《诸葛亮为何不纳魏延之计》论文中所说:“质言之,无论在敌情估计、道路行进、军粮供应,还是在时间估计安排以及袭占长安的难度等方面,魏延之计都带有明显的‘悬危’特点,而诸葛亮之不用其计,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了。”那时,陇右比较富庶,道路比较平坦。“关中,天下之上游。陇右,关中之上游。而秦州其关陇之喉舌”。秦州就是现在的天水,陇右高原在战略地位上居挟制关中之势,占领了天水境内的祁山、街亭等要地,的确就有高屋建瓴之势,就会形成对长安的威胁。天水所管辖的地域,除有重要的战略地位、粮草优势、运输条件外,还具有兵马优势。周孝王时,秦的祖先非子在陇山西北坡一带为周王朝养马,“马大蕃息”有功,周孝王十三年乃封非子于秦亭,秦亭境内“地益禾”。三国时期的卤城(今名盐关),位于祁山和天水之间,很早就是西北著名的骡马交易市场。秦汉三国时期的陇右,气候湿润,水草丰盛,很适宜于种植业和饲养业的发展,是军需民食的战略要地。因此,诸葛亮选择了“利粮道以战则利”的陇山道,运用平取陇右,蚕食雍凉,逐步灭魏的战略决策是正确的。他在紧盯祁山的同时,早已料到张的出兵路线与他进攻关中的路线是一致的,所以事先派兵把守关陇大道上的军事重镇街亭,使蜀军就有了主动性优势,这一战略举措无疑是得当的。诸葛亮认为“魏军出关,必取街亭,断吾咽喉之路。”“街亭虽小,干系甚重。倘街亭有失,吾大军皆休矣”!

  建兴六年(228年)春,诸葛亮假以出兵进攻模样,扬言出斜谷攻眉(今陕西眉县东北),并派赵云、邓芝为疑军,据箕谷(今陕西太白),魏果然中计。诸葛亮亲率六万大军西出汉中,迅速攻占祁山,首次上陇北伐。蜀军“戎阵整齐,赏罚肃而号令明,南安、安定、天水三郡叛魏应亮,关中响震”。③当时,曹魏与东吴正连年交战,魏的西方兵力空虚。自刘备去世后,魏明帝大兴土木,营造宫殿,疏于对蜀汉的防范。而卒闻亮出,朝野恐惧,陇右、祁山尤甚,故三郡同时应亮,曹魏朝臣一时也拿不出退兵之计。西驾长安的魏明帝,一面派右将军张 督步骑五万,自长安西进,以拒蜀军。一面派大将军曹真守陈仓,以拒箕谷之蜀军。坐镇西城的诸葛亮,得知张 前来拒战,重新部署了作战计划。诸葛亮“违众拔谡”,派参军马谡督诸军在前,首先固守街亭。行事谨慎、思虑周详的诸葛亮,为了对这场至关全局的街亭之战部署得万无一失,又派将军高详为其翼,屯兵列柳城。派裨将军王平、督将军李盛、黄袭、张休等皆随马谡疾赴街亭,以拒魏军。并对副将王平说:“下寨必当要道之处,使贼兵急切不能偷过。安营既毕,便画四至八道地理形状图本来我看。”

  兵赴街亭,不料马谡既不按照诸葛亮的部署行事,又不听裨将王平的谏阻,“依阻南山,不下拒城”。④马谡道:“凭高视下,势如破竹,置之死地而后生。”王平数谏无效,不得以领千人屯兵于街亭之后,以防街亭危急,引兵营救。张 得知马谡舍水上山,不下拒城,疾驱大军,包围南山,绝其汲道。魏军加紧攻山,蜀军久困渴乏,出战接连失利,马谡料难固守,突围而逃,众皆星散。王平正欲相救,却遇张 迎面杀来,王平力穷势孤,鸣鼓自守。张 疑有伏兵,不敢进逼。王平徐徐收合诸营溃兵撤退。同时,固守列柳城的高详也被魏将郭淮所破。诸葛亮得知街亭失守,进无所拒,难以在陇右长驻,不得已迁西县千余户退还汉中。

  街亭一战是一场战役的失败,丢了街亭,使蜀魏的优劣之势马上发生了逆转。“街亭一役”,蜀军主力溃败。用诸葛亮的话说:“时师出无成,伤缺而反者众,三郡归降而不能有。姜维,天水之匹夫耳,获之则于魏何损。拔西县千家,不补街亭所丧。”⑤说明在当时什么也比不上街亭失守之重要。同时也说明街亭所处的位置的确是一个四通八达,进能够攻、退可以守的战略要地。街亭成了蜀魏双方拼命争夺的焦点。

  运筹多年的北伐,一出师就先声夺人。在三郡应亮,关中响震,曹魏“朝臣未知计之所出”的大好形势下,诸葛亮没有忘记要把固守街亭放在重要位置的战略构想。当时,蜀军在祁山、卤城、西城一带。天水关仍被中郎将姜维镇守。上 城城门紧闭,被秦州刺史郭淮和弃冀城(天水郡治)而逃的天水太守马遵固守。不拿下这些战略咽喉之地,蜀军就不能放胆东进。在蜀军东进受阻的情况下,守住街亭尤为重要。因为蜀魏两军争占的锋线已是关陇大道,街亭位于关陇大道的咽喉之地,谁控制了这条大道,谁就在军事上占了优势与主动权。从祁山发兵到街亭,路途迂远,行进艰难,既要跋山涉水,又要沿途作战,即使日夜兼行,到达街亭也得三四天。但是为了遏阻魏军翻越陇山,进人陇右,反攻蜀军,此时此刻诸葛亮把固守街亭看得十分重要。街亭一定要守住,派谁承担此任最为合适呢?“一生唯谨慎”的诸葛亮,就是在这个关键时刻的关键人选上没有听取众臣的意见,选派了“好论军机,言过其实”的马谡承担了此一重任。出兵前,诸葛亮告诫马谡“兵扎要道”的目的,就是利用街亭能攻能守的特点,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要马谡采用“推衍兵法,作八阵图”等战术与张相持会战,靠先进的连弩及阵法,残其兵力,待自己攻下上等要地后,合兵迎击张 。

  兵赴街亭,马谡“违亮节度,举动失宜”,致使街亭失守,造成了诸葛亮北伐“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的结局,使最有可能成功的第一次北伐以失败告终,留下了千古遗憾。根据当时的战况,首先派兵固守街亭的决策是正确的。然而,所派战将要一定是能够战败张 ,或者能够抵挡住魏军的将军,马谡不是张 的对手。挡住魏军,待蜀军攻下了上 ,进而合兵迎战张 。街亭守住了,进可直趋关中,威逼长安;退可跨陵边疆,攻守自如。

  街亭之战的失败,教训是深刻的,损失是无法挽回的。诸葛亮为北伐倾注了全部精力与心血,他对街亭战略地位的认识很明确,估价也很高,部署得很周密,就是错用了马谡这个关键性人物。当然,从事实本身来看,失街亭也有多方面的原因,但主要的原因:一是诸葛亮用人失当;二是马谡刚愎自用,“违亮节度”。诸葛亮为什么会重用马谡呢?第一,马谡是刘备、诸葛亮起自荆州的重臣名将,诸葛亮早就器重他。第二,南征时,诸葛亮采纳了马谡“用兵之道,攻心为上,攻城为下,心战为上,兵战为下,愿公服其心而已”的意见⑥,七擒七纵孟获,取得了“南人不复反矣”的良好效果,为平定南部立下了赫赫战功,诸葛亮就更器重马谡。第三,马谡“好论军机”,诸葛亮出于偏爱,两人在一起谈论,有时通宵达旦,足见情投意合。基于这些(也还有别的原因),马谡在诸葛亮心目中已是一个很有谋略、能征善战的“人才”,是固守街亭的最佳人选。对诸葛亮来说,一是被马谡通晓战术理论的才能所迷惑,过分的依靠与倚重他的长处而忽视了他缺乏在实战中灵活运用的能力等致命弱点,更没想到马谡会不听他的安排,违背行事。这从马谡临终时对诸葛亮所说:“明公视谡犹子,谡视明公犹父,愿深殛鲧与禹议,使生之交不亏于此,谡虽死无恨于黄壤也。”(《襄阳记》)从这段肺腑之言,可见两人亲密之程度。二是诸葛亮派王平、高详、李盛等战将就是加强对街亭的防守,以防万一。没想到马谡也不听王平的多次劝告。三是诸葛亮忽视了马谡之短处。张 是曹魏五大名将之一,马谡根本不是张 的对手。四是诸葛亮忘记了刘备临终所言“马谡言过其实,不可大用”的嘱托。五是诸葛亮没有采纳众臣提出惟有魏延、吴壹可当此任的正确意见,执意派马谡为先锋,委之以驻守街亭的重任,结果招致了不可挽回的失败,坏了大事。痛哉!惜哉!

  对于北伐的首次失败,诸葛亮痛定思痛。上疏日:“臣以弱才,叨窃非据,亲秉旄钺以励三军,不能训章明法,临事而惧,至有街亭违命之阙,箕谷不戒之失,咎皆在臣授任无方。臣明不知人,恤事多暗,春秋责帅,臣职是当。请自贬三等,以督厥咎。”⑦于是以诸葛亮为右将军,行丞相事。诸葛亮又引咎责躬,布所失于境内,他不但承担了失败的责任,而且把自己的错误公开宣露,以便接受大家的监督,记取教训。诸葛亮检讨得洞中了要害,在这次关键时刻用人上的确犯了一个重之又重的错误,其损失无法弥补。然而,古往今来,像诸葛亮这样知错自咎的大人物并不多见。他在严责自己过失的同时,诸葛亮罚不避亲,将马谡“下狱物故”,挥泪斩谡。对忠实执行军令的王平加封奖励,进位寇将军。在失败面前,对于功过是非,能够分理清明,敢于主动承担领导责任的精神就更难能可贵了。

  《三国演义》功不可没,但《三国演义》中的诸葛亮被神化了,好像诸葛亮处处料事如神,计发必准,蜀汉众臣多是以诸葛亮授“锦囊妙计”行事。诸葛亮是人,不是神。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作为政治家、谋略家的诸葛亮,智略过人,但也无法摆脱观念的束缚,同常人一样,也会犯错误,而且会犯很大的错误。正如在固守街亭上错用了一个马谡,使街亭失守,以致北伐的胜利成果毁于一旦,简直说就是断送了刘、关、张、诸葛亮及赵云等将军们辛辛苦苦创立起来的蜀汉基业。身居要职的诸葛亮,“受任于败军之际,奉命于危难之间”,以至弱对至强,其难度之大,世所罕有。瑕不掩瑜,诸葛亮在错误的自咎上毫不掩饰,严于律己,为后世人做出了榜样。他勇于自责自咎的精神是后世人学习的楷模,更是当代人特别是领导者学习的楷模。


  ①《三国志·夏候渊传》
  ②《三国志·魏延传》
  ③《三国志·卷三明帝纪第三》
  ④《三国志·诸葛亮传》
  ⑤《三国志·张 传》
  ⑥《三国志·诸葛亮传》
  ⑦《三国志·马谡传》

(选自《略阳川八千年历史人文概览》)

全部评论(0)
  • □阜笠首先提出唐宋成纪故址在今天水市秦安县郭嘉镇;三国时魏蜀之战的街亭在今张家川回族自治县恭门乡上城子;诸葛亮六出之祁山,在今陇南市西和县北的石堡乡;春秋战国时的豲国、汉代豲道县故址在今武山县城东1公..

    莲子青浏览:1420次 评论:0
    2020-06-19 22:57
  • 洪野葫芦河绕村而过的秦安县安伏镇龚川村,有一位在当地家喻户晓的乡村老中医,他就是已经80岁高龄的牛福生。每天从早上9点开始,一直到傍晚,老中医牛福生在家中的诊所为一个个患者问诊把脉,无论前来就诊的是老年..

    莲子青浏览:252次 评论:0
    2020-06-05 14:48
  • 大胆直露的表达 朴素明快的歌唱——秦安民谣之情歌人类诗意地栖居在大地上,那里有生存,那里就有歌唱。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