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郭明祥|问路 二
2021-05-27 04:48:12 浏览:1646次 【

四月底,老黄和小王所在某工地水稳层铺设进入了收尾结段。结尾最艰苦的一道工序是收毛布。


每天铺好水温料,在收工之前,心须盖上一层白色的毛布,盖毛布这项工作是铺水稳层工作的重重之重,毛布的作用是给铺好水稳层保湿养生的作用,而且每天水车要定时的洒三次水,是毛布在二十四小时保湿状态。水稳层养护为七天时间,公司的两辆水车定时洒水。七天毛布结束了养生使命。

工程项目部打算马放南山,刀枪入库,为了节省人力成本,公司辞掉了之前招来周边村庄的农民工。 那谁来收毛布呢,就是我们这帮能征善战的哥儿们,其中小王表现的最好!


小王28岁,个子不高,未婚,黑黑皮肤,壮硕的身体,雪白的牙齿,见人总是呵呵一笑,脾气特好,他是负责开胶轮的,就如他所说,胶轮是水稳层铺设后的面子工程。他驾驶一辆三十几吨重,前四后五的轮子的庞然大物,威武霸气,而且平稳安全,提起他驾驶技术,个个竖起来大母指!


昨天,和工友卷毛布,这是条老路加宽复修,为了不影响交通,项目部决定放行社会车辆通行。加上前几天的阴雨淋湿毛布,一抓起便是水滴淋淋。湿漉漉一大卷毛布重如千斤。时间久了,毛布被大车辆碾压过后,像一张破碎的鱼网,又的被大车卷起成条,或成堆在一起像似羊肠烂肚,工友们喜笑说打鱼不网了,是的,他们在找寻活着的漏网之鱼!


由于连日雨天,毛布把路面所有雨水吸了精光,一条条毛布就像铺在路面的水塔,像岁月水袖长长轻舞长慢铺在路面,也吸走工友们前心流到后心的汗滴。


折叠不到一公里多,小王从头到脚,仿佛洗了一场淋浴桑拿。谁也没有称量过水湿的毛布,一卷到底有多重,只知道三四个人才能抬上车。连续卷起,装车,小王手指都戳透手套,十指和中指都伸了出了。


是的, 李师傅,小张卷的毛布平整好装,两人揭起沾在水稳层面毛布,托动四个来回,卷成大卷非常吃力,不一会儿他俩大汗淋漓。赵师傅脱了上衣,光着膀子,赤膀上阵,既要开的装载机,为赶进度,下车也卷毛布。老黄和小王抓起毛两头一扔,装上装载机,装载机托举起来,再装进一辆四桥大卡车就算是完成任务。他们将岁月的水袖来回折叠,折叠出柴米油盐酱醋茶!


午后,初夏太阳展示出夏日的火力。经过暴晒后的毛布水分很快挥发,从地面揭起时,伴着风肆意张扬,像似三国张飞当阳桥战马挂树梢,尘土飞扬出一个个大英雄。大卡一过,尘借风势,瞬间路面一道飞起土龙,弥漫在旷野中。


四位工友协作卷起,二人卷,二人装上装载机,两个人提两头,中间有两人用手托举,憋着气一口气把毛布举起头上车。


小马师傅为活跃气氛说了一句酸酸的笑话说道:“小王,好好干,哥,给你找一位水灵灵的妹子,”旁边另一位李师傅插说:“啍,别听你马哥的,有个水灵妹子也不是你的,能轮到你吗,你马哥就纳在他帐下。”正在托起毛布小王,听了一笑,吸的满嘴的细沙粒与灰尘,憋着气呛死我了,赶忙饮了一口水,漱漱口。玩笑就是劳动号子,黄色玩笑就是调节疲劳时情绪。更让这些小年轻劳动情绪高涨,像此时盛开的夏花一样烂漫!


就一场毛布卷下来,你看小王,黑黑皮肤像是下了一层白花花的霜。黑黑的鼻孔填满灰尘,眉毛落下一层薄薄的尘埃,只看见一双眼晴在闪动着亮光。黑黑的头发上落上白白一层像个白头翁。而他总身先士卒,抱最重的那一头,年轻人力量大,多好少年郎,可惜至今依然单身!


他们像非洲草原上一群的掏肛的獵狗,一起撕扯猎物的肚肠。你一口,我一口,撕出酸腐的内脏。像拉纤的纤夫,扯起生活之帆,托举出一条生命大船。一个下午劳作,满身灰尘,一个个像刚出土秦武士陶佣。


这帮筑路工可有谁知道,为了把生活长路筑向远方。他每月定期要还的高房贷,还有12万元高财礼压在父母身上。他只能在这人生的坡陡弯急路上,把自己这块身板交出去,去挣钱,养家糊口,减轻父母的负担,为家人担当,为明天担当!


这帮勇敢的哥们不嫌脏、不怕累。他们凭自己勤劳的双手劳动,自食其力赢得社会认可、人们的尊敬、赞赏和鼓励!


阳光把一个正午移过来,长长的路的拐角处阴凉处休息时,老黄和九零后他聊起了家常,老黄说:“你和同龄人比起起来,你真勤快,又肯吃苦。同龄人又的还在啃老。”


小王说:“我不当懒汉, 这样的人,结婚成家都困难,因为不干活的名声在,谁肯嫁懒汉?所以我必须勤快。”


前几天相亲,别人解绍的邻村的,见面时女孩母亲陪着,她们的条件是城里有房,有车。而且房是在繁华地段。10万以上的车。特别让他气愤的是,婚后不和小王父母住在一起。他说:“父母只有一个,对象吹了还可以找,”他只能对这对母女挥挥手,拜拜!


小王的父母在城区边上买了上百平米的房子,付了首付,小王每月从工资中扣除2000元要还按揭,他月月等着工资。一月还不上按揭,他下月立马进入失信黑名单中。


“不是我的菜,咱也不去揭她锅盖。”


是的,他们这一代零零后娃,男多女少,性别失调,计划生育重男轻女的弊端在这一代人显现出来。一月6000多元,在西府也算是高工资了,就是寻不下合适的对象,父母揪心,他更恼火,眼看同龄人双双步入婚姻殿堂,出双入对的,他心里也急,一晃一年,成了大龄青年,成了婚姻的困难户,加之他工作环境,常年野外工作,接触尽是一帮大老爷们,恋爱环境不行,只能靠人介绍,这不他说起了相亲的烦事。


“叔,不行话说个二婚的,不带小孩的也行,”


“你父母会同意吗,别傻了,你这么优秀,总会有慧眼识珠的。缘分还没到,”老黄大叔慰道。


是的,单身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如果没有了城乡差别,也就不用在城里买房,他的媳妇也就好谈了,他不用背井离乡,栉风沐雨,出外谋生,谁还愿意抛家舍业的出去呢!他的心事是能有个知冷知热过日子的人,结束他的单身生活是他最大梦想!


生活的面目,已越来越清晰了,一张漏洞百出的渔网中,他就是那条夺路而逃的鱼。


我想,人只要勤劳,这一天不会的遥远!真的期待那一天的到来。 风流当属青春,无悔当属筑路人!


当抖音抚慰着他的时候。鸟鸣正抚慰着空旷的山谷。


他们铺出了一条雪路,一条天路,一条生路。


酸吗!嗅嗅毛布散发酸腐的汗味!甜吗?问问自己的一日三餐!苦吗?脸上皱纹写着白鬓染就的苍桑!辣吗?嘴里一口烟味会说,他抽的劣质的美猴!


背着星星出门,背着月光回来,每天起的比鸡还早,睡得比狗还晚,满身疲惫的狼,午夜,鼾声如雷!梦中可有新娘!


全部评论(0)
  • 记忆中,秋天多是浪漫的。尤其是老家的秋,不管从哪个角度去眺望,翠绿金黄总是铺满山坡、填满沟壑,多彩在多维度中渲染营造了秋的独特,让每个置身其中的人都能找到情感的寄托与心灵的慰藉。初秋的雾落在半山腰、如..

    游散诗人浏览:2541次 评论:0
    2021-11-25 09:20
  • 清晨阳光微斜,天空湛蓝如洗,扑鼻而来的空气夹杂着泥土的芬芳,沁人心脾。沿着村头的路走去,尽头不远处的柳树上时不时有断枝声传来,大人们踩着梯子精心地折,耐心地拾。阳光透过树枝,似万千金豆洒落一地。折来的..

    游散诗人浏览:1328次 评论:0
    2021-11-24 08:49
  • 黄土高原上的春天来的漫长又匆忙,土壤解冻、冰雪融化在溪水中潺潺流淌。儿时的嬉戏萦绕在耳边,犹如天籁。故乡属于温带季风气候,相对干旱少雨,一年一熟作物可选性较少,一般都是小面积种植,如土豆(甘肃马铃薯驰..

    游散诗人浏览:1774次 评论:0
    2021-11-24 08:45
  • 清晨,一群白鹭,蹁跹而远,你轻轻地离去,往事在轮回的风中渐次飘零!时光的深处,天空是浅蓝的,昨日的夕阳跌落在遥远的山海那边。我遥见一抹眷恋,你为我织就的青春的彩衫,若隐若现,丝丝缕缕。与我的梦寐同样,..

    游散诗人浏览:1196次 评论:0
    2021-11-23 13:13
  • ?值此国庆、中秋双节来临之际,知音情怀祝所有读者双节快乐,阖家幸福,万事如意!祝伟大的祖国前程似锦,繁荣昌盛! 巍巍的昆仑泰山,说不完对祖国母亲的热爱;滚滚的黄河长江,道不尽对祖国母亲的依恋。金秋十月..

    知音情怀浏览:1026次 评论:0
    2021-11-07 19:40
  • 父爱如山,勤劳永远文/知音情怀 今天是父亲节,所以我昨天特地去了一趟乡下老家——看望已经年迈的父母亲!父亲前几天在一次劳动时,不小心摔了一跤 ,伤还没有完全痊愈,但昨天却又下地干活去了!问母亲缘由,她说..

    知音情怀浏览:4501次 评论:0
    2021-11-05 14:41
  • 我可爱的女儿,这个大年初二,是你十六岁的生日。桌上摆满了脆嫩饱满的葵花籽,这是过年招待客人必不可少的,也是咱自家土生土长的。吃着香喷喷的瓜籽儿,我眼前不由浮现出这么一副画面:在希望的田野上,粗大的玉米..

    依梦琴飞浏览:9996次 评论:0
    2021-11-03 10:29
  • 梦境幻西游文/邢小珍(甘肃天水)精神恹恹的来到戏场,在人群中一眼就看见了老王,急急的走到跟前打了一声招呼,令人诡异的是脸上笑容和说话的口吻都和噩梦中的情景重合了!多半辈子都不迷信的我,今天终于深刻的迷信..

    郭明祥浏览:7557次 评论:0
    2021-11-02 01:30
  • 怀念远嫁的舅舅文/郭明祥【原创】小时候,母亲常说,有一位舅舅从小送人在北山,(我家地处关中平原,北部丘陵叫北山,南边的秦岭叫南山),有不听话时就吓唬我,在不听话,我把你送三舅家,换核桃吃。舅舅家,十九世..

    郭明祥浏览:9569次 评论:0
    2021-11-02 01:29
  • 文/郭明祥大寒天气,赋闲在家,偶翻朋友圈,一幅幅气势如虹的大散关虎啸瀑布冰川图片映入眼帘。看着迷人的大自然的史诗,千姿百态,思绪万千。透明与混浊的交替,柔情与冷酷的转换,放歌与沉默的和谐,全部聚汇在你..

    郭明祥浏览:896次 评论:0
    2021-11-02 01:25
  • 横水镇文/郭明祥西府重镇——横水,凤翔东桥头堡!省文物保护的九龙凹里遗址位于今凤翔县横水镇凹里村,面积约650平方米,遗址中发现夯土基址和一条南北长约200米的排水管道,还出土鱼鸟、双獾、云纹等战国秦瓦当,..

    郭明祥浏览:716次 评论:0
    2021-11-02 01:23
  • 心软的人,常常委屈自己成全别人,总以为自己无底线的宽容可以感化对方,可是,我们只是感动了自己,对方却觉得你是个十足的傻子。一路走来,我用自己的善良喂了不少没良心的人,到头来被你喂饱的这些人,却从不会回..

    郭明祥浏览:713次 评论:0
    2021-11-02 01:14
  • 我的父亲,母亲文/郭明祥 我出生在关中平原西端一个小村庄,名叫光耀村。在中国陕西古雍凤翔,自然禀赋优越,文化积淀深厚,八百里秦川,地势平缓,钟灵毓秀。 这里人们传承先辈勤劳善良遗风,崇尚“礼、仪、智、..

    郭明祥浏览:1221次 评论:0
    2021-11-02 01:13
  • 二 红旗风采文/郭明祥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国家在西南和西北投资建设了大量的三线军工企业。红化1965年在此地建厂至今已有55个年头,因此,姚家沟比周边乡镇而热闹繁华! 这个当年不足千人的山区村落,从那时便..

    郭明祥浏览:524次 评论:0
    2021-11-02 01:10
作者专栏
  • 樵夫

    注册时间:2021-11-30 10:50

  • 半侧阴影半侧光

    注册时间:2021-11-09 15:11

  • 初见。

    注册时间:2021-05-21 14:29

  • 舍得

    注册时间:2021-05-19 15:42

  • Claire

    注册时间:2021-05-15 10:26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20001642号
Powered by qibosoft Code © 2018 qibosoft
甘公网安备620522020001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