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郭明祥|马道巷,青春在这里飞扬
2021-07-19 23:32:43 浏览:7735次 【

马道巷,青春在这里飞扬


文/郭明祥


庚子暮秋午后,钛城宝鸡会友不见,信步来到马道巷,故地重游!


这条老成故事的小街叫建国路,在经二路天下汇对面的那道小巷子。老一辈人们叫它马道巷,紧挨着老城东门城墙下的一条马道而得名。在宝鸡人眼中就是的西安骡马市和北京王府井。在我的眼中她就是西方巴黎,伦敦。八十年代初,这里是宝鸡最早开放自由市场。享誉西北五省。对于西府一代中年人来说都有着刻骨铭心的记忆。这个充满诱惑的地方是近代宝鸡历史发展的一个缩影。

1979年,那窄小的街道、雨棚搭成的集市贸易在马道巷萌芽,改革的春风使勤劳勇敢的宝鸡人,将个体经济发展的风生水起一个历史性见证。

铁路桥洞将马道巷分为南北两段,南边是卖小吃和衣服的,北边是卖鞋袜和小杂货的居多。每天那些来自五湖四海的生意人,户户相连的商家,把弹丸之地的小巷围得密不透风。从清晨到黄昏,这里人总是摩肩接踵,熙熙攘攘,成为宝鸡的唯一的自由贸易中心。是市中心最繁华的地方,东去经一路通达火车站,南口连接红旗路。是宝鸡一道亮丽的风景。

中段街两边摆满了都是用架子床,防雨棚支撑起大排档式的地摊,有日用小百货,最时尚牛仔装,西装洋服,琳琅满目,虽然没有商场的高大贵气,是各色人等的创业场,和购物交流的露天平台。在这里购物不会有虚荣心,在这里杀价也不会掉面子。也是走私巷货电子手表的天堂。所以没有什么东西,是马道巷买不到的,而且物美价廉。这里成为人们公平交易的圣地。

这里有流行过扫大街的喇叭裤,燕尾式爆炸头,在这里小地摊上买过八十年代明信片,有将大为,朱琳,《冬天里的一把火》的费翔,男女爱穿高跟鞋,少男围条白围巾许文强,少女就扮冯程程。霍元甲,陈真满街跑,记忆最深的是一代天后香,香消玉殒的香港明星翁美玲。街头巷尾处,商家双卡录音机成天响着港台剧流行歌曲。吸引着人们眼球,招揽生意。一年四季人头攒动,天天像过节,号称宝鸡"小香港”!先进的域外文化闯入了西北贫脊的土地,少男少女都爱穿紧身修长的牛仔裤,大妈们喜欢七彩斑澜的连衣裙,马道巷成为宝鸡的大彩笔!装饰点缀人们平凡的生活。

道南的街道两旁有很大的梧桐树,夏日的树荫下,雍地小吃,擀面皮,臊子面,糖油糕,炒凉粉,烧饼等,飘着特色小吃的香味,耳边是小贩的此起比伏的吆喝声,伴着烟火,人们愉快地购物,闲逛是当年西北最拥挤的一小街,有武汉“汉正街”的美誉。对出身闭寒农村的我来说,感觉比乡村庙会还热闹。曾经的“投机倒把”分子,“二道贩子”们在此淘的人生的第一桶金,弄潮儿个个变成大富翁,但也有一些人商海大潮中,折戟沉沙。

到了1985年,也是马道巷的鼎盛时期。时尚元素,前卫概念,生活方式,在这里标新立异,开花结果。为了提升我的理发技艺,开阔眼界,充电学习烫发。18岁的我第一次踏进这片另人向往已久的追梦圣地。

最著名的桥头上二楼的“小上海”发廊,老板是上海人,刷大波浪是业界一流高手,在宝鸡美发界赫赫有名。满街波浪式,幸子发型,高刘海,菊花头,还有长燕尾的秃鬓角,犹如现在流行的闪电式。因这家店闻名宝鸡,经人介绍慕名前来拜师学艺。老板对我说;“学艺就好似出家人,四大皆空,你准备好了吗?”在美发行里摸趴滚打时至今,四十余载依旧是两手空空如也,莫非他是未过先智的圣贤!会预断人生。

过了道口涵洞,上几层台阶的东侧,是用油毛帖打起的二间矮屋平房。紧挨的是跑了一个世纪陇海铁路。老板西安人是售买理发工具,还兼修理。挺着小肚腩,绰号“胖子”五十,人兼和,戴一幅近视眼镜,每一回总是笑脸相迎,一脸和气生财样,他是附近的住户,在家门口开店摆上简单理发工具,电推子,用葡萄糖瓶装的圆花牌冷烫水,低速电吹风像把手枪,手磨剃刀,大小理发专用梳子,韧性好胶木梳最好,围巾等小杂货。

他生意最好的时候,一天可以挣100块钱,要知道当时的猪肉可是7、8毛一斤,一个小摊,可以解决家里几口人的生活问题。在当时是已是天价工资。我职业缘故成了他的常客。与他聊天时,感叹时光的日新月异,他告诉我说,他随父辈河南大逃难过来。给我讲起马道巷历史,他说这坚,曾在民国40年代,就是宝鸡最繁华的地方,聚集着从农村赶来卖农产品的人,在东门外还有老凤祥金铺和一个茶庄。这就是马道巷市场最早的雏形。建国后 50年代,严禁自由商品交易,马道巷的繁华戛然而止。60年代,马道巷附近偶尔有织席卖履的小摊。巷口有地方小吃,裹着一层厚厚的棉被的油茶、支撑小锅的面皮,卖醪糟小贩的风箱,吧嗒吧嗒地闪动的烟火薰醒沉睡西府边城。那时还称不上是一条街,只是铁路以北,一条短短的夜市小巷。”

在这里青春荷尔蒙在这条街上涌动,在这里有过人间四月天的一见钟情,有过迷茫,也有痴人般梦想。一次偶尔遇见一位徽县姑娘,帮她选择理发工具。她讲一口流俐的普通话,时尚洋气。头发微烫,白晰鹅蛋长一樱桃小嘴,更摄人魂魄是有对会说话的大眼晴。看她一瞬间心跳加快,感觉快要爆炸,从此知道世间有一个成语叫一见钟情,恋爱了,却是单相思,她是秦岭三线厂的,也从事美发,常来这里买理发用具,虽然互留联系地址,城乡差别鸿沟,是懵懂无知爱情过早的夭折。后来谋生天水,再没相见。多少年不见,不知她过的好吗?

现在路边的依然有小吃车还在叫卖,偶尔有行人走过,两边的店铺也早已换了模样。北边的铁路桥洞黑洞洞的。 有些凄凉。 我信步进入,竟然还有修鞋、换拉链的老手艺人,借着微光开张。桥洞里边一片漆黑,不断有水滴从桥面滴落下来,墙上还留着几处涂鸦开锁住宿的广告,牛皮癣记剥时代一个疤痕!像是早被遗忘的一个符号。

时代变迁,今日建国路,早已没了当初马道巷的模样,也没有了当年的热闹繁华。和经一路步行街比起来,这里安静了很多,路人也少了很多。寻问街头故人何在,一位老者说,九十年代初,西安老板去世,理发商品专卖店由两个女儿继承。随手一指,七彩发廊头像经桶般旋转着日月星晨,时代变迁!

虽然说旧城改造,街两边矗立着一排排豪华的高楼,但这里曾经的繁华去了哪里?还有人记得曾经人声如潮的马道巷吗?这个有点年纪的地名只是它太小,很容易被人们忘掉的名字。 但在我生命里,马道巷永不腿色的标签,青春不会忘记,岁月不会忘记!

我席地而座,回首时光,将记忆捡拾,泪花在秋风里逆流成河。涵洞上绿皮火车依旧奔驰,多像我颠魄人生,四季流浪。但我有诗,却没有的远方,只剩眼前苟且而已。

今日故地重游,是否找回当年纯真与梦想!远望西边,铁路尽头夕阳依然灿烂辉煌!


全部评论(0)
  • 明天的土地谁来种文/郭明祥 难道农民天生种地,莘莘学子十年寒窗,鲤鱼跳龙门,农民企业家,还让他们回家种田吗,都知种田苦累,虽然说打工苦累但一月挣回四亩地劳动力价值。小麦的市场价低于区域最低居民保障月..

    郭明祥浏览:1904次 评论:0
    2021-09-02 23:11
  • 天下奇关,数不胜数,最为著名中华父亲山秦岭关隘甚多,大散关,石门古栈道又称蜀道,是古代由中原入蜀,进入大西南的交通要道。也是最久远古道,发现较著名的有褒斜、故道、傥骆、子午、荔枝、文川、金牛、米仓、..

    郭明祥浏览:2144次 评论:0
    2021-09-02 23:11
  • 不知为什么,每次走在西宝北线岐凤段时我总会心潮澎湃,很激动,也很悲伤,少年离家暮年归,触景生情。使内心深处充满着予盾,伤感与喜悦并存!昨天回凤翔去取文友赠书,路过村庄时,心里陡然生悲。出城前,咥了一碗..

    郭明祥浏览:2833次 评论:0
    2021-09-02 23:10
  • 为筑路人而歌(组诗)郭明祥一 为歌者他们整天与摊铺机,单钢轮,双钢轮,胶轮,洒水车,水准仪,GBS打交道人工地路边五辆庞然大物的车队像是一股势不可当钢铁侠他们传承秦人遗风,啃着硬面锅盔用一碗凉面廷伸脚下一..

    郭明祥浏览:2494次 评论:0
    2021-09-02 23:09
  • 凤州一景——石牌楼文/郭明祥 奇险看太白,峻秀看凤县。凤州石牌楼极具特色,它具有北方建筑粗旷雄壮,又有南方清秀峻美。 石牌坊加檐才能称的上石牌楼,而凤州石牌就是筑檐而建,两则布局则是三叠檐牌楼。古代石..

    郭明祥浏览:1992次 评论:0
    2021-09-02 23:08
  • 老黄的网络情缘 (一)文/郭明祥 老黄头抽烟、喝酒、邋遢、小气、有时点龌龊。中年丧偶,七八年了,姑娘出嫁,儿子从军,孤身一人,心里一直想找老伴,如今农村十家九户,闭门挂锁,有时想找个说话的..

    郭明祥浏览:1808次 评论:0
    2021-09-02 23:00
  • 凤州 祥 奇险看太白,峻秀看凤县。凤州石牌楼极具特色,它北方建筑粗旷雄壮,又南方清秀峻美。 石牌坊加檐才能称的上石牌楼,而凤州石牌就是筑檐而建,两则布局三檐牌楼。石牌坊一般是为忠孝节义或是社会有贡献人..

    郭明祥浏览:1064次 评论:0
    2021-08-08 09:15
  • 朋友,今天我带你去领略一下姚家沟镇的风采,她位于雍山腹地。解放初期,川口河因地势险要,彭德怀将军在此设伏袭击一股马步芳所部的古战场。在常人眼中就是平凡的山区小镇,而在我眼中,她山清水秀!温润如玉!..

    郭明祥浏览:1568次 评论:0
    2021-08-08 09:12
  • 问路 二【原创】文/郭明祥四月底,老黄和小王所在某工地水稳层铺设进入了收尾结段。结尾最艰苦的一道工序是收毛布。每天铺好水温料,在收工之前,心须盖上一层白色的毛布,盖毛布这项工作是铺水稳层工作的重重之重..

    郭明祥浏览:5906次 评论:0
    2021-07-19 23:34
  • 八百里秦川,东至潼关,西至那里呢文/郭明祥具有三千年历史的八百里秦川,自古以来就有“东至潼关,西至灵山”之说,东至潼关没有什么悬念,而西至是凤翔区的灵山,还是金合区的林家村。这道关中名川西端终点存在着..

    郭明祥浏览:7235次 评论:0
    2021-07-19 23:33
  • 马道巷,青春在这里飞扬文/郭明祥庚子暮秋午后,钛城宝鸡会友不见,信步来到马道巷,故地重游!这条老成故事的小街叫建国路,在经二路天下汇对面的那道小巷子。老一辈人们叫它马道巷,紧挨着老城东门城墙下的一条马..

    郭明祥浏览:7736次 评论:0
    2021-07-19 23:32
  • 序自欲语出而堵塞门牙之内壁,又有如樽中五柳,欣然归隐,病苦厄叹时怀忧,一时兴起,归结梦断暇思,本欲写作《麟游赋》,观互联网络词赋前辈马铭清老师之大作,实是写尽麟游典故,自然风貌,因于个人知之甚少,了解..

    郭明祥浏览:9201次 评论:0
    2021-07-19 23:30
  • 路过岐山西关馍店,一笼笼白白带红衣点小圆馍,勾起母亲蒸年馍回味。往事如梦,穿越到了儿时记忆中, 童年是爬在母亲的锅边长大的,从灶台闻到母亲的奶香,在袅袅炊烟里,裹着母亲香喷喷饭菜的清香,闻着酸辣辣臊子..

    郭明祥浏览:1827次 评论:0
    2021-05-27 04:50
  • 麦客历史一词已经卷定历史尘埃,但我们这辈人对他们却情有独钟,难以忘却!千百年流传甘陕一家人,一家都姓秦!相传陇人来陕收麦,是康熙皇帝诏旨陇人,季节气候差异,陇上麦子比陕地迟熟一个月,陇人远行千里,从陕..

    郭明祥浏览:1610次 评论:0
    2021-05-27 04:49
  • 四月底,老黄和小王所在某工地水稳层铺设进入了收尾结段。结尾最艰苦的一道工序是收毛布。每天铺好水温料,在收工之前,心须盖上一层白色的毛布,盖毛布这项工作是铺水稳层工作的重重之重,毛布的作用是给铺好水稳层..

    郭明祥浏览:1574次 评论:0
    2021-05-27 04:48
作者专栏
  • 初见。

    注册时间:2021-05-21 14:29

  • 舍得

    注册时间:2021-05-19 15:42

  • Claire

    注册时间:2021-05-15 10:26

  • 你喜不喜欢土豆丝

    注册时间:2021-05-13 14:41

  • 非.

    注册时间:2021-05-12 17:58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20001642号
Powered by qibosoft Code © 2018 qibosoft
甘公网安备620522020001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