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郭明祥|问路二
2021-07-19 23:34:28 浏览:5938次 【

问路 二【原创】


文/郭明祥


四月底,老黄和小王所在某工地水稳层铺设进入了收尾结段。结尾最艰苦的一道工序是收毛布。


每天铺好水温料,在收工之前,心须盖上一层白色的毛布,盖毛布这项工作是铺水稳层工作的重重之重,毛布的作用是给铺好水稳层保湿养生的作用,而且每天水车要定时的洒三次水,是毛布在二十四小时保湿状态。水稳层养护为七天时间,公司的两辆水车定时洒水。七天毛布结束了养生使命。

工程项目部打算马放南山,刀枪入库,为了节省人力成本,公司辞掉了之前招来周边村庄的农民工。 那谁来收毛布呢,就是我们这帮能征善战的哥儿们,其中小王表现的最好!


小王28岁,个子不高,未婚,黑黑皮肤,壮硕的身体,雪白的牙齿,见人总是呵呵一笑,脾气特好,他是负责开胶轮的,就如他所说,胶轮是水稳层铺设后的面子工程。他驾驶一辆三十几吨重,前四后五的轮子的庞然大物,威武霸气,而且平稳安全,提起他驾驶技术,个个竖起来大母指!

昨天,和工友卷毛布,这是条老路加宽复修,为了不影响交通,项目部决定放行社会车辆通行。加上前几天的阴雨淋湿毛布,一抓起便是水滴淋淋。湿漉漉一大卷毛布重如千斤。时间久了,毛布被大车辆碾压过后,像一张破碎的鱼网,又的被大车卷起成条,或成堆在一起像似羊肠烂肚,工友们喜笑说打鱼不网了,是的,他们在找寻活着的漏网之鱼!


由于连日雨天,毛布把路面所有雨水吸了精光,一条条毛布就像铺在路面的水塔,像岁月水袖长长轻舞长慢铺在路面,也吸走工友们前心流到后心的汗滴。


折叠不到一公里多,小王从头到脚,仿佛洗了一场淋浴桑拿。谁也没有称量过水湿的毛布,一卷到底有多重,只知道三四个人才能抬上车。连续卷起,装车,小王手指都戳透手套,十指和中指都伸了出了。

是的, 李师傅,小张卷的毛布平整好装,两人揭起沾在水稳层面毛布,托动四个来回,卷成大卷非常吃力,不一会儿他俩大汗淋漓。赵师傅脱了上衣,光着膀子,赤膀上阵,既要开的装载机,为赶进度,下车也卷毛布。老黄和小王抓起毛两头一扔,装上装载机,装载机托举起来,再装进一辆四桥大卡车就算是完成任务。他们将岁月的水袖来回折叠,折叠出柴米油盐酱醋茶!


午后,初夏太阳展示出夏日的火力。经过暴晒后的毛布水分很快挥发,从地面揭起时,伴着风肆意张扬,像似三国张飞当阳桥战马挂树梢,尘土飞扬出一个个大英雄。大卡一过,尘借风势,瞬间路面一道飞起土龙,弥漫在旷野中。


四位工友协作卷起,二人卷,二人装上装载机,两个人提两头,中间有两人用手托举,憋着气一口气把毛布举起头上车。


小马师傅为活跃气氛说了一句酸酸的笑话说道:“小王,好好干,哥,给你找一位水灵灵的妹子,”旁边另一位李师傅插说:“啍,别听你马哥的,有个水灵妹子也不是你的,能轮到你吗,你马哥就纳在他帐下。”正在托起毛布小王,听了一笑,吸的满嘴的细沙粒与灰尘,憋着气呛死我了,赶忙饮了一口水,漱漱口。玩笑就是劳动号子,黄色玩笑就是调节疲劳时情绪。更让这些小年轻劳动情绪高涨,像此时盛开的夏花一样烂漫!

就一场毛布卷下来,你看小王,黑黑皮肤像是下了一层白花花的霜。黑黑的鼻孔填满灰尘,眉毛落下一层薄薄的尘埃,只看见一双眼晴在闪动着亮光。黑黑的头发上落上白白一层像个白头翁。而他总身先士卒,抱最重的那一头,年轻人力量大,多好少年郎,可惜至今依然单身!


他们像非洲草原上一群的掏肛的獵狗,一起撕扯猎物的肚肠。你一口,我一口,撕出酸腐的内脏。像拉纤的纤夫,扯起生活之帆,托举出一条生命大船。一个下午劳作,满身灰尘,一个个像刚出土秦武士陶佣。


这帮筑路工可有谁知道,为了把生活长路筑向远方。他每月定期要还的高房贷,还有12万元高财礼压在父母身上。他只能在这人生的坡陡弯急路上,把自己这块身板交出去,去挣钱,养家糊口,减轻父母的负担,为家人担当,为明天担当!


这帮勇敢的哥们不嫌脏、不怕累。他们凭自己勤劳的双手劳动,自食其力赢得社会认可、人们的尊敬、赞赏和鼓励!


阳光把一个正午移过来,长长的路的拐角处阴凉处休息时,老黄和九零后他聊起了家常,老黄说:“你和同龄人比起起来,你真勤快,又肯吃苦。同龄人又的还在啃老。”


小王说:“我不当懒汉, 这样的人,结婚成家都困难,因为不干活的名声在,谁肯嫁懒汉?所以我必须勤快。”


前几天相亲,别人解绍的邻村的,见面时女孩母亲陪着,她们的条件是城里有房,有车。而且房是在繁华地段。10万以上的车。特别让他气愤的是,婚后不和小王父母住在一起。他说:“父母只有一个,对象吹了还可以找,”他只能对这对母女挥挥手,拜拜!

小王的父母在城区边上买了上百平米的房子,付了首付,小王每月从工资中扣除2000元要还按揭,他月月等着工资。一月还不上按揭,他下月立马进入失信黑名单中。


“不是我的菜,咱也不去揭她锅盖。”


是的,他们这一代零零后娃,男多女少,性别失调,计划生育重男轻女的弊端在这一代人显现出来。一月6000多元,在西府也算是高工资了,就是寻不下合适的对象,父母揪心,他更恼火,眼看同龄人双双步入婚姻殿堂,出双入对的,他心里也急,一晃一年,成了大龄青年,成了婚姻的困难户,加之他工作环境,常年野外工作,接触尽是一帮大老爷们,恋爱环境不行,只能靠人介绍,这不他说起了相亲的烦事。


“叔,不行话说个二婚的,不带小孩的也行,”


“你父母会同意吗,别傻了,你这么优秀,总会有慧眼识珠的。缘分还没到,”老黄大叔慰道。


是的,单身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如果没有了城乡差别,也就不用在城里买房,他的媳妇也就好谈了,他不用背井离乡,栉风沐雨,出外谋生,谁还愿意抛家舍业的出去呢!他的心事是能有个知冷知热过日子的人,结束他的单身生活是他最大梦想!


生活的面目,已越来越清晰了,一张漏洞百出的渔网中,他就是那条夺路而逃的鱼。


我想,人只要勤劳,这一天不会的遥远!真的期待那一天的到来。 风流当属青春,无悔当属筑路人!


当抖音抚慰着他的时候。鸟鸣正抚慰着空旷的山谷。


他们铺出了一条雪路,一条天路,一条生路。


酸吗!嗅嗅毛布散发酸腐的汗味!甜吗?问问自己的一日三餐!苦吗?脸上皱纹写着白鬓染就的苍桑!辣吗?嘴里一口烟味会说,他抽的劣质的美猴!


背着星星出门,背着月光回来,每天起的比鸡还早,睡得比狗还晚,满身疲惫的狼,午夜,鼾声如雷!梦中可有新娘!


全部评论(0)
  • 明天的土地谁来种文/郭明祥 难道农民天生种地,莘莘学子十年寒窗,鲤鱼跳龙门,农民企业家,还让他们回家种田吗,都知种田苦累,虽然说打工苦累但一月挣回四亩地劳动力价值。小麦的市场价低于区域最低居民保障月..

    郭明祥浏览:1943次 评论:0
    2021-09-02 23:11
  • 天下奇关,数不胜数,最为著名中华父亲山秦岭关隘甚多,大散关,石门古栈道又称蜀道,是古代由中原入蜀,进入大西南的交通要道。也是最久远古道,发现较著名的有褒斜、故道、傥骆、子午、荔枝、文川、金牛、米仓、..

    郭明祥浏览:2194次 评论:0
    2021-09-02 23:11
  • 不知为什么,每次走在西宝北线岐凤段时我总会心潮澎湃,很激动,也很悲伤,少年离家暮年归,触景生情。使内心深处充满着予盾,伤感与喜悦并存!昨天回凤翔去取文友赠书,路过村庄时,心里陡然生悲。出城前,咥了一碗..

    郭明祥浏览:2878次 评论:0
    2021-09-02 23:10
  • 为筑路人而歌(组诗)郭明祥一 为歌者他们整天与摊铺机,单钢轮,双钢轮,胶轮,洒水车,水准仪,GBS打交道人工地路边五辆庞然大物的车队像是一股势不可当钢铁侠他们传承秦人遗风,啃着硬面锅盔用一碗凉面廷伸脚下一..

    郭明祥浏览:2545次 评论:0
    2021-09-02 23:09
  • 凤州一景——石牌楼文/郭明祥 奇险看太白,峻秀看凤县。凤州石牌楼极具特色,它具有北方建筑粗旷雄壮,又有南方清秀峻美。 石牌坊加檐才能称的上石牌楼,而凤州石牌就是筑檐而建,两则布局则是三叠檐牌楼。古代石..

    郭明祥浏览:2027次 评论:0
    2021-09-02 23:08
  • 老黄的网络情缘 (一)文/郭明祥 老黄头抽烟、喝酒、邋遢、小气、有时点龌龊。中年丧偶,七八年了,姑娘出嫁,儿子从军,孤身一人,心里一直想找老伴,如今农村十家九户,闭门挂锁,有时想找个说话的..

    郭明祥浏览:1867次 评论:0
    2021-09-02 23:00
  • 凤州 祥 奇险看太白,峻秀看凤县。凤州石牌楼极具特色,它北方建筑粗旷雄壮,又南方清秀峻美。 石牌坊加檐才能称的上石牌楼,而凤州石牌就是筑檐而建,两则布局三檐牌楼。石牌坊一般是为忠孝节义或是社会有贡献人..

    郭明祥浏览:1107次 评论:0
    2021-08-08 09:15
  • 朋友,今天我带你去领略一下姚家沟镇的风采,她位于雍山腹地。解放初期,川口河因地势险要,彭德怀将军在此设伏袭击一股马步芳所部的古战场。在常人眼中就是平凡的山区小镇,而在我眼中,她山清水秀!温润如玉!..

    郭明祥浏览:1840次 评论:0
    2021-08-08 09:12
  • 问路 二【原创】文/郭明祥四月底,老黄和小王所在某工地水稳层铺设进入了收尾结段。结尾最艰苦的一道工序是收毛布。每天铺好水温料,在收工之前,心须盖上一层白色的毛布,盖毛布这项工作是铺水稳层工作的重重之重..

    郭明祥浏览:5939次 评论:0
    2021-07-19 23:34
  • 八百里秦川,东至潼关,西至那里呢文/郭明祥具有三千年历史的八百里秦川,自古以来就有“东至潼关,西至灵山”之说,东至潼关没有什么悬念,而西至是凤翔区的灵山,还是金合区的林家村。这道关中名川西端终点存在着..

    郭明祥浏览:7313次 评论:0
    2021-07-19 23:33
  • 马道巷,青春在这里飞扬文/郭明祥庚子暮秋午后,钛城宝鸡会友不见,信步来到马道巷,故地重游!这条老成故事的小街叫建国路,在经二路天下汇对面的那道小巷子。老一辈人们叫它马道巷,紧挨着老城东门城墙下的一条马..

    郭明祥浏览:7801次 评论:0
    2021-07-19 23:32
  • 序自欲语出而堵塞门牙之内壁,又有如樽中五柳,欣然归隐,病苦厄叹时怀忧,一时兴起,归结梦断暇思,本欲写作《麟游赋》,观互联网络词赋前辈马铭清老师之大作,实是写尽麟游典故,自然风貌,因于个人知之甚少,了解..

    郭明祥浏览:9255次 评论:0
    2021-07-19 23:30
  • 路过岐山西关馍店,一笼笼白白带红衣点小圆馍,勾起母亲蒸年馍回味。往事如梦,穿越到了儿时记忆中, 童年是爬在母亲的锅边长大的,从灶台闻到母亲的奶香,在袅袅炊烟里,裹着母亲香喷喷饭菜的清香,闻着酸辣辣臊子..

    郭明祥浏览:1888次 评论:0
    2021-05-27 04:50
  • 麦客历史一词已经卷定历史尘埃,但我们这辈人对他们却情有独钟,难以忘却!千百年流传甘陕一家人,一家都姓秦!相传陇人来陕收麦,是康熙皇帝诏旨陇人,季节气候差异,陇上麦子比陕地迟熟一个月,陇人远行千里,从陕..

    郭明祥浏览:1669次 评论:0
    2021-05-27 04:49
  • 四月底,老黄和小王所在某工地水稳层铺设进入了收尾结段。结尾最艰苦的一道工序是收毛布。每天铺好水温料,在收工之前,心须盖上一层白色的毛布,盖毛布这项工作是铺水稳层工作的重重之重,毛布的作用是给铺好水稳层..

    郭明祥浏览:1601次 评论:0
    2021-05-27 04:48
作者专栏
  • 初见。

    注册时间:2021-05-21 14:29

  • 舍得

    注册时间:2021-05-19 15:42

  • Claire

    注册时间:2021-05-15 10:26

  • 你喜不喜欢土豆丝

    注册时间:2021-05-13 14:41

  • 非.

    注册时间:2021-05-12 17:58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20001642号
Powered by qibosoft Code © 2018 qibosoft
甘公网安备620522020001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