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郭明祥|为筑路人而歌
2021-09-02 23:09:30 浏览:2493次 【

为筑路人而歌(组诗)

郭明祥

一 为歌者

他们整天与摊铺机,单钢轮,双钢轮,胶轮,洒水车,水准仪,GBS打交道人



工地路边五辆庞然大物的车队


像是一股势不可当钢铁侠


他们传承秦人遗风,啃着硬面锅盔


用一碗凉面廷伸脚下一条大道


披着星星出门,背着月光回来


 


这群筑路人


在烈日下,机器轰鸣成一台台火球


金属特性浸透在血液里


长成他们的名字


其中一个同事的名字叫铁头,黑子哥


还有一位兄弟叫金刚葫芦娃,小钢炮


个个都是无所不能的大神


筑路给了他们一种生活方式


他们给了筑路青春


 


长长天路记住他们威名


逢山开路,遇水架桥


筑路人,就是被这长路给牵伴的


路修在他乡,他们却没有回家路。


我开双钢轮


跟在摊铺机后开始静压


路不平,只需一出一进


像日出,又像落日


常常把晚霞当早霞


我坐在乱石滩中


只想用青春的汗水伴着这乱石一起埋藏


让青春永恒


 


如果,他们有来世是不会选择铺路


因为,头盔马夹却不知明天和意外那个先来


那就祈祷清风明月来护佑人生吧


因为,他们只能选择生存


 


厚度五十厘米三层水稳层


却丈量不出他们人生厚度


他们心事,楼房梦,新娘梦,养老梦


他说:还清房贷,我就在也不去修路了


他说:存上二十万块钱,我就再不去修路了


他说:给孩子攒上结婚钱,是钱咱也不挣了


无休止的加班,这那里是挣钱,这是在挣命


……


他们都这样心里说了无数退,目前他们谁也没有离开修路。


 


他修了二十多年路,东奔西跑


上新疆,下海南,那里无路就在那里安家


依然看不见长长的路的尽头


回头一看,酸腐毛布紧紧地裏住他双脚


 


汗水被风干衣裳上呈现一道弯曲白色的烙印


圈起来就是他打下的江山


花白头老头,取下头盔


揉一揉被汗水浸酸了的眼睛


看了一眼后


又拓疆开土


 


 


二 故乡


 


工地,我跟摊铺机司机聊天


我们修路的位置离故乡有多远


我们铺到那里才是尽头


 


修眉麟时是第一年的夏


那年五十四


路修到益店贯通时,我五十五岁


从种麦子修到割麦子


从绿到黄,日子像棋子翻跳着楚河汉界的梦


铺出大道的四季经纬


承载每一个人喜怒哀乐的故事


 


你说:再有二年,


从麟游就可以修到故乡了


娶媳妇线也就挣够了


小王说这话时,眼里都挤出了泪珠


 


“老公,路修到那里了”


 “老公,割麦时能回家吗”


“老公,班主任又请家长”


“老公,孩子又是多半年没有见你了,娃儿说,他梦见变成钢铁侠了”


“老公,少抽烟,别喝酒,少打游戏,多休息!


注意安全,我和娃儿在家等着你”


媳妇在电话里对老公说


好吧。这些我都能答应你


 


可是你说“老公,别修了”


我:该怎么回答你


因为,娃儿上学需要钱,老人生病需要钱


 


一个筑路人的感想


我的职业就是把路修到远方。


我的命运才能延伸到天堂


把我生命和娃儿命运交换


因为我的生命里已经修不到远方


 


一把铁锨才能养家糊口


有时候,我也在想:什么时候离开修路啊


老黄清楚的知道,脱下这身工作服


就养活不了这个家,盖不起一院的大砖房


筑路人的这辈子是不是向每一米的路面借来的人生


只能用今生的时光偿还


他们感受到沙砾石块压到身骨颤抖


 


我是否上辈是否做恶太多,


才有今辈铺路修行


衣服很脏,心里干净


邋遢模样里依旧是曾经少年


他们的前世就已经把挂念托付到没人烟地方


常年修桥铺路的父亲!


 


有时候,我也很高兴:娃儿学习成绩第一


可离开家的时间久了,一年陪不了几天娃


回家了,娃儿和爸有了说不清距离


成了熟悉的陌生人


知心话从不给父亲讲


总把父亲当外人


 


娃儿什么才能懂呀


她家的日子是不是一米米水稳层铺出来的


当我们把人间坎坷铺设成康庄大道时


我们却已是风烛残年


年老了不需要和铺路留恋


因为生命中已经没有远方


饮的风,咽的沙已经堆满胃中.......


 


给妻子,和孩子写一句话吧


妻子:好好带孩子


孩子:好好学习。一定不要去修路


那些选择筑路工的女人们


他们也选择了青灯的孤独


 


我们选择了铺路。


但从来没有人告诉我们


我们也选择了危险


看似铺路没有什么危险


偶尔也会压路机压死人的


石头砸中头破而亡的


好在每位员工都买了保险


百万赔付到位了,钱有了


而命却没了!


 


而此时猕猴桃地里,一群喜鹊飞来。落在挂满绿色猕猴桃钢丝架上,像铃铛般接受洗礼。


 


下午八点的时候,我们坐在出租的院子里,换衣服洗澡的时候,脸盆中盛满三寨村升起的月亮!


写给我的铺路兄弟们。


 


 


三 筑路人


 


他们说:


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是上班


比上班更痛苦的是加班,


比加班更痛苦是天天加班!


佛说:


自古修桥铺路是善事


你们不在道观寺院同样也是修行


 


眉县三寨东扩路基


有一群穿黄色马夹筑路人


天天如此


他们像一群饥渴蝗虫


一天只为150区区碎银辛苦了奔忙


他们最喜欢雨天


雨天可以睡大觉,放飞自我


 


早晨六点半送走梦乡中新娘


左手牵着太阳进入工地


晚上背着星星,手牵着月光回来。


朝九晚五从来就是梦想


 


中午


从出租屋送来一顿简单的面食


乱石摊上就他们的餐桌


拌着满嘴的尘土当成炒面


水泥烟雾钻进黑咕隆咚鼻孔


沙粒就是眼中客


顽石就是身边的小凳子


 


摊铺机的轰鸣点燃午间毒阳


太阳托着他们走直铺平人间阳关道


测平人,抡大锤,扎钢钎,绷紧拉绳


他们在两点一线中找出路基的平衡


却找不到人与人的平衡


 


压路机静压是人生序曲


压实才是生活厚度


乏味的生活,熬人的日子


可能都是在庸人自扰吧……


是什么,把你脊背压弯


生活的重担,还是肩头的刮杆


扛了一遍又一遍


 


他们像沙漠里蜥蜴吐着信子


寻找绿舟,水源


身体像座永远吸不满的水塔


而毛孔里灌满了失去水分的沙砾


疯长胡茬像荒乓上的野草


偶尔有二三只野兔在觅食


 


天天重复着同样的生活


整日的忙碌调快了他们的生活节奏


锻炼了他们的意志能力


磨平了桀骜不驯的棱角


练达了人情世故


培养了在困局中寻觅捷径的爆发力


 


一台台大型机械吼着修平路面


血肉之躯却与钢铁赛跑


两根平行的水平线交织在一起


问鼎人间平衡


有钱能使鬼拉磨


所以,他们一直在拉磨


 


华灯初上时


一个个疲惫身躯与落日一起倒下,


机器息火人倒床


他们用汗水把别人霓虹灯点亮


只有仰望星空


听嫦娥奔月故里讲述吴岗砍桂酿酒香


一条连心路,亲人路,希望路


连同心中的梦都在他们脚下延伸


 


如果某天,我的命也留在了路上


不要悲伤,因为出来混,总是要还


……


 


全部评论(0)
  • 明天的土地谁来种文/郭明祥 难道农民天生种地,莘莘学子十年寒窗,鲤鱼跳龙门,农民企业家,还让他们回家种田吗,都知种田苦累,虽然说打工苦累但一月挣回四亩地劳动力价值。小麦的市场价低于区域最低居民保障月..

    郭明祥浏览:1903次 评论:0
    2021-09-02 23:11
  • 天下奇关,数不胜数,最为著名中华父亲山秦岭关隘甚多,大散关,石门古栈道又称蜀道,是古代由中原入蜀,进入大西南的交通要道。也是最久远古道,发现较著名的有褒斜、故道、傥骆、子午、荔枝、文川、金牛、米仓、..

    郭明祥浏览:2144次 评论:0
    2021-09-02 23:11
  • 不知为什么,每次走在西宝北线岐凤段时我总会心潮澎湃,很激动,也很悲伤,少年离家暮年归,触景生情。使内心深处充满着予盾,伤感与喜悦并存!昨天回凤翔去取文友赠书,路过村庄时,心里陡然生悲。出城前,咥了一碗..

    郭明祥浏览:2833次 评论:0
    2021-09-02 23:10
  • 为筑路人而歌(组诗)郭明祥一 为歌者他们整天与摊铺机,单钢轮,双钢轮,胶轮,洒水车,水准仪,GBS打交道人工地路边五辆庞然大物的车队像是一股势不可当钢铁侠他们传承秦人遗风,啃着硬面锅盔用一碗凉面廷伸脚下一..

    郭明祥浏览:2494次 评论:0
    2021-09-02 23:09
  • 凤州一景——石牌楼文/郭明祥 奇险看太白,峻秀看凤县。凤州石牌楼极具特色,它具有北方建筑粗旷雄壮,又有南方清秀峻美。 石牌坊加檐才能称的上石牌楼,而凤州石牌就是筑檐而建,两则布局则是三叠檐牌楼。古代石..

    郭明祥浏览:1992次 评论:0
    2021-09-02 23:08
  • 老黄的网络情缘 (一)文/郭明祥 老黄头抽烟、喝酒、邋遢、小气、有时点龌龊。中年丧偶,七八年了,姑娘出嫁,儿子从军,孤身一人,心里一直想找老伴,如今农村十家九户,闭门挂锁,有时想找个说话的..

    郭明祥浏览:1808次 评论:0
    2021-09-02 23:00
  • 凤州 祥 奇险看太白,峻秀看凤县。凤州石牌楼极具特色,它北方建筑粗旷雄壮,又南方清秀峻美。 石牌坊加檐才能称的上石牌楼,而凤州石牌就是筑檐而建,两则布局三檐牌楼。石牌坊一般是为忠孝节义或是社会有贡献人..

    郭明祥浏览:1064次 评论:0
    2021-08-08 09:15
  • 朋友,今天我带你去领略一下姚家沟镇的风采,她位于雍山腹地。解放初期,川口河因地势险要,彭德怀将军在此设伏袭击一股马步芳所部的古战场。在常人眼中就是平凡的山区小镇,而在我眼中,她山清水秀!温润如玉!..

    郭明祥浏览:1566次 评论:0
    2021-08-08 09:12
  • 问路 二【原创】文/郭明祥四月底,老黄和小王所在某工地水稳层铺设进入了收尾结段。结尾最艰苦的一道工序是收毛布。每天铺好水温料,在收工之前,心须盖上一层白色的毛布,盖毛布这项工作是铺水稳层工作的重重之重..

    郭明祥浏览:5906次 评论:0
    2021-07-19 23:34
  • 八百里秦川,东至潼关,西至那里呢文/郭明祥具有三千年历史的八百里秦川,自古以来就有“东至潼关,西至灵山”之说,东至潼关没有什么悬念,而西至是凤翔区的灵山,还是金合区的林家村。这道关中名川西端终点存在着..

    郭明祥浏览:7235次 评论:0
    2021-07-19 23:33
  • 马道巷,青春在这里飞扬文/郭明祥庚子暮秋午后,钛城宝鸡会友不见,信步来到马道巷,故地重游!这条老成故事的小街叫建国路,在经二路天下汇对面的那道小巷子。老一辈人们叫它马道巷,紧挨着老城东门城墙下的一条马..

    郭明祥浏览:7735次 评论:0
    2021-07-19 23:32
  • 序自欲语出而堵塞门牙之内壁,又有如樽中五柳,欣然归隐,病苦厄叹时怀忧,一时兴起,归结梦断暇思,本欲写作《麟游赋》,观互联网络词赋前辈马铭清老师之大作,实是写尽麟游典故,自然风貌,因于个人知之甚少,了解..

    郭明祥浏览:9201次 评论:0
    2021-07-19 23:30
  • 路过岐山西关馍店,一笼笼白白带红衣点小圆馍,勾起母亲蒸年馍回味。往事如梦,穿越到了儿时记忆中, 童年是爬在母亲的锅边长大的,从灶台闻到母亲的奶香,在袅袅炊烟里,裹着母亲香喷喷饭菜的清香,闻着酸辣辣臊子..

    郭明祥浏览:1827次 评论:0
    2021-05-27 04:50
  • 麦客历史一词已经卷定历史尘埃,但我们这辈人对他们却情有独钟,难以忘却!千百年流传甘陕一家人,一家都姓秦!相传陇人来陕收麦,是康熙皇帝诏旨陇人,季节气候差异,陇上麦子比陕地迟熟一个月,陇人远行千里,从陕..

    郭明祥浏览:1610次 评论:0
    2021-05-27 04:49
  • 四月底,老黄和小王所在某工地水稳层铺设进入了收尾结段。结尾最艰苦的一道工序是收毛布。每天铺好水温料,在收工之前,心须盖上一层白色的毛布,盖毛布这项工作是铺水稳层工作的重重之重,毛布的作用是给铺好水稳层..

    郭明祥浏览:1574次 评论:0
    2021-05-27 04:48
作者专栏
  • 初见。

    注册时间:2021-05-21 14:29

  • 舍得

    注册时间:2021-05-19 15:42

  • Claire

    注册时间:2021-05-15 10:26

  • 你喜不喜欢土豆丝

    注册时间:2021-05-13 14:41

  • 非.

    注册时间:2021-05-12 17:58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20001642号
Powered by qibosoft Code © 2018 qibosoft
甘公网安备620522020001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