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马新堂|在河那边的山岗上
2022-04-13 00:46:13 浏览:117次 【

   童年,像一条弯弯的小河,小河里翻腾着几朵浪花,浪花有时唱着欢乐的歌,有时倾吐着烦恼,有时……每一朵浪花,都有一段动人的故事。

  我家的对面,隔着耤河,有一道绵延的山岗,山岗的远处,有一个叫董家山的小村庄,庄里有我的二婆。二婆的家园远离尘嚣,仿佛尘寰中的世外桃源。二婆是母亲的二妈,母亲视二婆为亲娘。我小的时候,母亲每次把做好的鞋袜和孝敬二婆的礼品,隔段时间就让我送到河对岸的董家山去。

    二婆一辈子没有生孩子,领养的是姨夫的弟弟,我叫他二舅。二婆家庭成分不好,每次运动没少受罪。在打倒地富反坏右的年代,每次在学校开批斗大会,我们学校的小学生也要集中起来,坐在下边和贫下中农一起参加批斗会。当人们振臂高呼“打倒地富反坏右”的时候,生怕台下用粗壮的绳子捆绑着的,且挂着牌子或戴着纸糊的高高的尖尖帽子的人群里有二婆,我就从不敢抬头。二婆是四类分子,每次开批斗大会,我生怕有她,她在人群里站不住,会晕过去。每次下大雪,生产队要她和其他的四类分子一样,从董家山的村道上,把雪一直扫到山脚下的籍河边。

   二婆每次陪完斗争大会,或者结束了集中批斗训话,就来到了我家。一进门,冤枉的泪水就从她那双眼睛里汩汩流出。也许是她流的泪水太多,竟然浸蚀了眼角。每次眼角溢出眼泪,她就从大襟衣服的口袋里掏出手帕擦眼角。小小的我站在一边不知说什么好,只看着母亲默默地陪着二婆流眼泪。

   也许是我的亲外婆去世得太早,朦胧之中二婆就成了我唯一的外婆。小的时候,我很是喜欢母亲打发我去董家山看二婆。有时候即使母亲没有打发我,我说想去看二婆了,母亲也不拦着,收拾好给二婆的礼物就打发我上路了。

   记得有一天下雨,母亲不让我去,我却看外婆心切,硬是闹着要去,母亲没法了,就让父亲送我到河边,父亲背着我过了河,我就去二婆家了。虽然道路泥泞,但我还是兴高采烈地走着,想着快要见到外婆了,脚下也感觉不到路滑了。想到下雨天我的到来一定会让二婆有惊喜,我就自个儿笑了起来。

   走完山路是石子路,路被东西两座大山夹在中间,天下雨,没有行人,我就走得更快了。外婆见我来了,一边接过母亲给她做的鞋袜、衣服,一边抚摸着我的头说:“我的娃心疼着(“爱怜”之意),天下雨你都来了,看把你的鞋都湿了,又是你妈给我做的鞋,我经常指靠你妈了。”说着,二婆的眼泪又从那发红的眼睛流了出来。我心里也很难过,但是能为二婆做些许小事,我心里也就有些许安慰。

   每次去二婆家,二舅和舅妈也很高兴,二舅总是对二婆说:“妈,你明天早上把我打猎打来的野鸡给娃炖上!”第二天便有香喷喷的野鸡肉吃了。二舅和舅妈上地去了,我和二婆的孙女爱云去山泉抬水,和她在一起玩。夏季时节,二婆就让爱云领着我,去山背后摘野草莓。那时候爱云很乖巧,跟在我后边“新堂姐”、“新堂姐”地叫着,我听了舒服得很。看着她忽闪忽闪的大眼睛,回答着她的问话,那时的我们都很开心。

   正是农忙季节,家里所有大人和比我们年龄稍大的,都一把镰刀一顶草帽下地去了。一切空间都变成了我们的乐园,我们时而奔跑在山顶的小道上,用美丽无比的野花编织着美丽无比的草帽,时而跑到山的北边,遥望关子镇子城门台子上我的家。

   最有兴趣的,是我和爱云去摘莓子。清晨,山里的薄雾没有散开,我们便带上干粮提着瓦罐出发了。我们翻看田埂上一个个草叶的下面,找寻那红色的小果子。在山坡、地埂边,都能找着野草莓。有时候到了一面山坡,尤其向阳的山坡,就会发现黄灿灿的一大片。最大的莓子,像橘红色的小红帽,摘一个能顶在大拇指上。我小心翼翼地摘着莓子,生怕把这顶“小红帽”给弄破了,就轻轻摘下放进瓦罐里。小伙伴们为了比赛谁摘得多,我们总是舍不得多吃一个。等到瓦罐摘满冒出一个小山尖尖,再也盛不下的时候,我们就把瓦罐轻轻地放到一处平地上,放稳当了才放开肚皮,再摘吃那还没摘完的莓子。吃到嘴里,甜津津的,沁人心脾,疲劳顿时抛到九霄云外——我们正在为自己开“庆功宴”。

   我们就像一个个婴儿,在大地母亲的身上嬉戏,直到中午时分,才在空旷山谷里回荡着的久久不断的二婆的唤声中凯旋而归。到了我要回家的时候,二婆把我和爱云两人摘的莓子,装进我来时拿的有盖的细竹篾篮子里。回了家,母亲又一碗一碗地让我送给了左邻右舍。

   最难忘童年还没上学前,一次二婆来我家,我死缠着要去二婆家,大有不去不罢休的架势。无奈,吃过午饭,二婆还要赶时间去生产队挣工分,便领了我急匆匆地上路了。下午二时许到家后,把我交给二舅妈,二婆就上地去了。

   那时二舅妈身怀爱云,不能上地就待在家里。她是一个性格很内向,少言寡语的人。她吃了饭闲着没事,老是睡觉,我一个人没有小伙伴玩,很是没意思,与幼小心灵里想象的董家山相差甚远,不是那么美好。好不容易熬到二婆终于回来了,吃了晚饭便点上了煤油灯,才在茅草屋里的土炕上睡下。第一次远离了母亲,怎么也睡不舒服。劳累了一天的二婆一会儿就鼾声如雷,五岁的我听着二婆的鼾声一会儿如雷,一会儿上气不接下气的,半天才出一口气,我怎么也睡不着。外面狂风肆无忌惮地嚎叫着,好像要把门外的那几棵槐树连根拔起,把二婆的茅草屋顶要掀翻。我吓得无法入睡,也不敢给二婆说。劳累了一天的二婆,仍然“涛声依旧”。夏天的土炕睡下凉,夜里风大,加之和二婆合盖一床被子,我又冷又怕,想自家了,想母亲了,后悔跟二婆来了,一个人偷偷地哭泣。

   好不容易朦胧到天亮,二婆又急着去生产队挣工分,我又要和二舅妈待在一起了。舅妈懒洋洋地起来,给我俩烧了两碗玉米面糊糊,她又和我没话说,也不带我出去玩。吃完早饭,二舅妈洗了锅碗,又倒在二婆的炕上睡觉。风还是像晚上一样怒吼着,树枝被风压得很低,树枝拍打着树身,想要挣脱树的怀抱从树上下来,拼了命摇晃着。

   炕上的舅妈睡得很香甜,我一个人在炕边不知所措,心里害怕极了,也无奈极了。我悄无声息地猫着腰,脚步从炕沿慢慢移到了门外,然后跑到大门口沿着回来的下山路,像小马驹撒开四蹄,哭着向山下跑去。经过韩家沟,来到了三岔路口,左边是死娃沟,右边是柯寨子,我不知去向,犹豫着不敢抬脚,只怪自己来时只是兴高采烈地跟着二婆走,没有留意这条死娃沟,没记准回去的路。我东望望,西望望,犹豫不决,忽然看到了柯寨子方向的人家,看到了沟底的沟沟坎坎,觉得有点眼熟,便顺着熟悉的路跑。由于是下坡路,不觉着气喘,只是觉着害怕,怕忽然窜出个小动物吓着我,怕见着陌生人把我领走。哭着不敢停留,一气跑下山,看到了河水,看到了来时的路,脱下鞋袜,趟过河水,一路小跑回了家,进门喊了一声“妈”,便泣不成声。

   母亲见了我,惊问:“怎么,你一个人来的?我不让你去,你非要去,你试活一下!你来了,你二婆回家不见了你,中午一定要找着来,我把你个给人净找麻烦的死女子!”

   我知道自己闯下祸了,过了一会儿,我跑出去和小伙伴去玩了,主要是想躲起来。母亲喊我回家吃饭我都不敢回去,在母亲的再三催促下,我硬着头皮回了家。果然,二婆在吃午饭的时候,汗流满面地找着来了,说她中午回家,二舅妈说我不见了,便在村庄里前前后后找寻打问,没找着,二婆连饭都没顾上吃一碗,水也没顾上喝一口,就找我来了。二婆见我安然无恙,一边擦着汗水,一边放心地说:“娃在,我就放心了!这娃子,看把我咋吓唻!我说人家的娃不见了,我咋给人家交代?要是从死娃沟路上下去,没人烟的地方,让野物吃了咋办?”二婆说着,眼眶里溢出了泪水。

   母亲打来洗脸水,让二婆洗了脸,端上午饭让二婆吃。母亲教训我:“看,都是你给二婆找的麻烦,饭没得吃就来找你,刚从地里回来的人,太累人了。”大中午的,二婆吃饭后又头顶火辣辣的太阳往董家山赶去,因为她下午还要去生产队挣工分,那时的我总感觉对不住二婆。在我童年幼小的心灵里,二婆占据了重要的位置。她老人家从不呵斥我,每次到她家里去,二婆总是留着她自己舍不得吃的山核桃、松果、山杏、野草莓等着我,让我这个没有享受到外婆疼爱的外孙女,在二婆那里得到了补偿。

   因此,河的那一边,山的那一头,有母亲对二婆的牵挂,也有二婆对孙女的爱,有二婆布满梯田一样皱纹的笑脸,在迎接她的外孙女的到来。我有了常去二婆家的习惯,我传递着母亲对二婆的孝心,我享受着二婆的爱,弥补着我那次的“逃离”对二婆的亏欠。纯朴善良的母亲心里老惦记着我的二婆,去二婆家的礼物因此要比与二婆同村的姨家的礼物要多一些,重一些。除了给二婆做的鞋袜和衣服外,好吃的也多。

   无论是在小镇赶集,或是在小镇的商店里当售货员,二舅也常到我家来。他的孩子生病了在小镇的卫生院诊治,母亲常常做了可口的饭菜让我给二舅送去。看着二舅有滋有味地吃喝着,我就想:二舅,您可知道站在您身边的外甥女,我幼小的心灵里是多么满足!因为去您家里时,总能看到您打来的野鸡扒光了毛倒挂在墙壁上,我们去了您才让二婆给我们炖着吃。二舅,我虽然没有资力来为您做什么,但能在您有困难的时候,为您做一点力所能及的事,对我是莫大的安慰。

   我一直不解,当我们在商店买东西时,当售货员的您像是根本不认识我们,东西买了就买了,我们只管走人,您连一句问候的话语都没有,倒是陌生了许多。您时常虎着脸,老像是谁欠了您似的,我纳闷地想,二舅咋就不认识我们了呢?

   改革开放时期,原来成分不好的,一律称为人民公社社员。二舅的孩子长大了,女儿爱云要出嫁,两个儿子要结婚。一天,二舅找了我们村的“名流”周宝来,来到我家。我很不喜欢这个人,因为母亲不止一次地说过,我的亲外婆就是被这个人害得双目失明的。

   我的母亲娘家在关子镇城门口有四间铺面,以前的家境在关子镇还算是数一数二的。后来土改只剩下两间铺面,因之划作地主成分。外婆只生了母亲一个,就把三爷的孩子,就是我叫做大舅的过继给了外婆,来继承家产。那是社教运动时期,外婆给村里能上地的妇女看孩子,有一个孩子出麻症,因医治无效夭折了。周宝来就诬告外婆在大门口水渠里淹死了孩子,把外婆押到天水市的监狱。外婆年老体弱,冤枉得心急如焚,哭天喊地,双眼模糊。后来调查组调查,那家大人说:“我孩子是有病夭折的,与李嫂无关。李嫂向来是个谦和善良的人,她不会做出伤天害理的事。”

   外婆被释放了出来,靠着一双三寸金莲,一路乞讨从天水城回到关子镇的家里。她老人家的眼睛一天不如一天,不久就病逝了。我依稀记得,过世后的外婆停放在一个红毯子后边,我不敢朝里看,大人们都忙忙乱乱的,没人注意我,我一个人上了街,傍晚时分母亲才记起我,才四处寻找,打着手电连大舅家的井里都找了。母亲心急如焚,心想我被人抱走了。正当大家急不可待时,才看见两岁的我忽忽悠悠一摇一晃地从街道上向南走来。使我没了亲外婆,我把周宝来恨得牙痒痒。

   周宝来再三让母亲劝说大舅,让大舅把城门口的铺面给二舅分一间,母亲说:“出嫁的女儿、过房的儿,我怎能把时隔多年的事向他大舅提出来啊?我两个儿子,我娘家的铺面我都没想着要这么做,这事不行,说了也白说。他大舅是我的父母从小供给他上学,过继给了我们李家,继承遗产是政府解决了的,有字据在他大舅手里,没辙!”周宝来无趣地走了。后来,二舅亲自向我母亲要铺面,母亲也没办法。从此,这件事就成了二舅的一块心病。

   二舅费尽心思,四处托人打听,找到了在区上工作的副区长陈永忠,巴结他的亲戚,从上到下地打点,但都被大舅当年拿的一纸字据挡了回去。一日,大舅跟我谈起此事说:“人都常说千年的字纸会说话,这一点都不假,要是我没有收藏好当时政府解决此事的字据,那现在我还没得说。”一个不给一个不让,从此结下了怨,二舅和我家、大舅家不相往来。我结婚发了请帖,二舅都没来。后来,在街上碰到二舅,叫声舅舅问好时他都不让我们叫,说什么你们以后就不要叫舅舅了。舅妈到街上赶集,我们碰见了问候她,她也不愿搭理。

  有一次董家山上的亲戚家有喜事,我和大舅去参加婚礼,母亲顺便让我给二婆拿上做的鞋,买的好吃的。我像往日一样去见了二婆,二婆一人在家,饱经风霜的脸上含着久违的笑容,枯瘦如柴的双手接过我拿的东西,我又给了二婆二十元钱,二婆的眼角滚落泪水。刚坐完席,有人叫我:“你二婆叫你。”我赶紧去二婆家,二婆未语泪先流,那泪水从那沟壑似的脸上扑簌簌一直流,她哽咽着说:“我的娃,你把拿来的东西拿走,你二舅看见你来了,回来逼问我,知道是你拿来的,他会让我去死。我的娃,你妈做的鞋和你给的钱,我悄悄收下藏起来,这吃的你拿回去,要不然我不得活。”二婆一边说着,一边把东西往我怀里塞,一边流泪。泪水再次顺着二婆发红的眼角,饱经沧桑的脸庞不断地往下流。

    二婆泣不成声,我如梦方醒:二舅是铁了心了,真的不认我们了。我又气又难过,二婆哭我也哭。无奈之余,我拿上东西,望着泪流满面的二婆,二婆也拉着我的手,劝我快走。我慢慢转身走了,离开了二婆。真没想到,那一次是我和二婆的诀别。我离开二婆哭出了声,哭二婆所历的艰难,哭我的无能为力。这时,大舅来找我,问怎么回事,我越说越难过,哽咽着大声哭泣,大舅生气地说:“别哭了,他不要你们,还有我这个当大舅的哩。”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像以前那样想去就去见见二婆了。有时候母亲也自言自语:“你二舅不让我们来往,不知你二婆怎样了?”在集市上,母亲打问董家山来镇上赶集的人,了解二婆的情况。二舅还是那样,不给二婆好脸色,有什么气就往二婆身上撒。我也想二婆,但不敢去看。二舅的狠心,就像那无情的暴风雨,割断了我们和二婆之间的情丝。

   我十九岁那年的春天,学区组织教研活动,来我们学校听我的作文课。为了让学生写好作文,我领我们班的学生佩戴着红领巾,打着少先队队旗,向我们关子镇西边的石美沟进发。我按路线安排好,先观察石美沟,再爬上石美沟的架石,翻越董家山。爬上石美沟的山顶,在小路下边的麦地里,我看到了一位妇女、一位老人,背对着我们,在地里拔草。妇女蹲着,老人双膝跪地,一边艰难地拔着杂草,一边双膝向前挪动。我疑心是二婆,边走边偷看。学生在田野上格外兴奋,唧唧喳喳的说笑声,让拔草的两人回头后看。那一刹那,我认出了二婆——是我的二婆,是相隔五年不见的二婆!快八十岁的人了,孙子孙女满堂,还要下地,还要双膝跪在地里拔草,我欲喊无声,欲哭无泪。

   我多么想叫一声二婆,但因舅妈在身边,回去告诉二舅,他又该拿二婆出气,我最终没喊出来。我又想走到她老人家跟前,怕又看到她老人家发红的眼角,双眼看到我后又会泪水涟涟。我最终没叫出声,也没去跟前看二婆,成了我至今的遗憾与疼痛。

   三年后的一天,母亲听山上赶集的人说二婆前一天去世了。大舅和父亲商量着去给二婆吊丧,怕二舅从中刁难,两人有思想准备。去了二舅家,二舅就是不让进家门,吊丧的东西只好烧在了山上的大路口。父亲回来很是不高兴,都是你大舅闹的,人家连屋子都不让我们进去。父亲说:“你大舅硬是让去,我说不要去,肯定你二舅能做出这样的事来,你看果不其然。”

   再后来听说二舅在挖土时,挖出了一个瓦罐,里面有不少银元。村里的人传得有眉有眼,但愿真有其事,但愿二舅能够得到物质、金钱和精神上的满足。

   时隔多年,我在城里教学,一次我带着儿子回老家,途经籍口,从车窗口看见二舅也上了我们坐的车,坐在了我和儿子的斜对面。我想问又不敢问,因为他老是虎着脸。听见我儿子的说话声,他往我这边望了一眼。我正要开口叫他,他猛地站起来,像是老鼠见了猫似的,到前边站着去了。

    二十多年后的今天,我用文字记录这些往事,我不禁想问:二舅,你何时能醒悟?是亲情重要,还是利益重要?

   我那苦命的二婆,您在天国的那边可好?您虽然不是我的亲外婆,但您在我的心里,永远胜似亲外婆。您那饱经风霜的脸庞,那双时常流泪的红眼睛,辛苦得像鸡爪似的弯曲着,曾经牵过我的手摸过我的头的手,曾经多次出现在我的睡梦里。我亲爱的二婆,我衷心地祈祷您,来生过得好一点!


全部评论(0)
  • 在一个阳光明媚,鸟语花香的早晨,我们踏上了去特校的路,路途并不遥远。但大家也没想着要走着去。这次去是代表学校“献爱心”。刚出校门大家就朝Taxi一拥而上,车延着弯弯曲曲的土路走着。坐在车里,一股难闻的臭..

    幸福小猪浏览:146次 评论:0
    2022-04-12 23:45
  • 谚云:寒露不算冷,霜降变了天。这不,今日天上阴云低垂,一股股凉飕飕的西北风直往脖颈钻,满目是枯萎的色调,片片金黄的杨树叶打着旋儿随风飘落,一群麻雀不时落下又惊飞,而叽叽喳喳的吵闹声为寒意迭起的深秋增添..

    天马萧萧浏览:3867次 评论:0
    2021-01-30 14:57
  • 龙头寺断想马新堂暑假烈日炎炎,盛夏难耐。一日清晨,呼朋引伴,约了六七人,去太阳山森林公园避暑。玩赏两小时下山,回家时间尚早,不经意间,为我们驾车的周老师说:“我今天带你们去一个好地方-------龙头寺。”..

    小木屋浏览:215次 评论:0
    2022-04-13 00:40
  • 抗疫.撰联(十二对) ——沁园春……………………………麦积秦岭惠天水万民乐业伏羲女娲籍渭河盛世无恙白衣使者银针在手肆疫瘟神病毒除光银针接种疫情散翰墨修书谢党恩九州儿女齐参战,六艺精英战疫情。娲皇抟土造..

    沁园春浏览:22342次 评论:0
    2021-11-20 09:33
  • 上世纪90年代初,人们解决了温饱,就开始经营精神生活了,家里的墙上装上巨幅山水摄影作品,大抵县城里的人们都是这样做的。那时这或许是一种潮流、一种时尚。家里挂的字画,会显示出主人的艺术品位和修养。朋友家客..

    大地湾人浏览:3359次 评论:0
    2020-12-23 16:00
  • 老五横卧在炕上,面色铁青,一言也不发,他心里憋着一肚子气。一想起白天发生的事情,他就恨不得一下子跳起来,跑到村长家狠狠地把他臭骂一顿。谁叫他吃饱饭,多管闲事了。村子里那么多大肚子,为啥偏把那帮“豺狼..

    翰海潮浏览:385次 评论:0
    2022-04-08 00:32
  • 1.把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2.依法科学防控,及时诊疗救治,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3.众志成城,齐心协力防控疫情!4.早发现、早报告、早隔离、早治疗,对自己负责,对他人负责5.戴口罩、勤洗手,测..

    莲子青浏览:2428次 评论:0
    2021-11-28 22:58
  • 川鄂两地为“诗仙”打起舌战天水网友大签名以正视听李白画像签名现场。自去年下半年以来,四川江油与湖北安陆两地间关于“李白故里”之争愈演愈烈。3月18日,一则关于李白“故里”在甘肃秦安的消息一经新华网刊发,..

    admin浏览:529次 评论:0
    2020-04-10 10:20
  • 2010年的百姓幼儿园神奇的像个传说。第一学期只有7个孩子时,我差点没被唾沫星子淹死。第二学期有20多个孩子了,有人以为我幼儿园的春天来了。人就是这么现实,事实上远比你想象的难得多。2010年我感谢我的父母亲、..

    bxyey浏览:496次 评论:0
    2020-05-19 17:43
  • 有幸与憨仲老师遇见,是在他辗转搜集与齐地有关的民俗文化,从西安来到天水,和天水文学界的各位领导、学者一起探讨写作之路的一次座谈会上。他用脚丈量着与天齐有关的地域,用勤劳的双手记载着天齐地域的民俗文化..

    小木屋浏览:205次 评论:0
    2022-04-13 00:26
  •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老师、同学们:大家好!我是四年级四班的汪佳娴,今天带给大家的故事是:《黄继光》。中华民族是一个从来不屈服于外来压迫的伟大民族,有着与敌人血战到底的英雄气概。中国,曾经饱受屈辱的中国..

    丑小鸭浏览:1772次 评论:0
    2021-11-28 23:07
  • 据民间传说和有关资料,司马迁的妻子柳倩娘是成纪人(今甘肃秦安县北),而且是西汉名将李广的外孙女,父亲柳振庭是一位诗书画都极好的读书人。 柳倩娘貌若天仙颇有才学 据民间传说,柳倩娘在父亲的影响下,五岁时..

    向阳花开浏览:807次 评论:0
    2020-04-10 15:32
作者专栏
  • 宗顺平

    注册时间:2022-06-28 07:34

  • 青山绿水

    注册时间:2022-06-28 07:25

  • 养猪大户

    注册时间:2022-06-25 23:20

  • Dhj-xf

    注册时间:2022-06-24 18:21

  • 张翠娥

    注册时间:2022-06-24 17:27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20001642号
Powered by qibosoft Code © 2018 qibosoft
甘公网安备620522020001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