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分享
王托弟|秦腔梦
2022-08-31 23:03:46 浏览:766次 【

我爱秦腔,很爱很爱。这种爱,是自然而然的,也是入骨入髓的。

从角色到唱词,再到唱腔;从题材到伴奏,再到脸谱;从宏大的舞台到精美的服饰,再到台下如痴似醉的观众。总之,与秦腔有关的,我都一概喜欢。

秦腔就像是我的一个故人,无论时空几许,要么相见,要么怀念,但总在归来之中。

我很小的时候,村里通电不久,二爸从陇南市买回一台录音机和很多很多盒磁带。磁带一半是流行歌曲,一半是秦腔。

因为太爷爷喜欢听秦腔,我也就天天跟他一起哼唧。

一个七十多的老爷爷和一个四五岁的碎娃娃,在秦腔面前,瞬间都成了半生不熟的少年。虽然很多戏词我根本听明白,听懂的也不晓得其中蕴含着怎样的悲欢离合,但听着听着,总以为自己已经很明白了。

听得兴致来了,太爷爷唱一句,我就跟着哼一句,两人手指不停地敲打着各自的大腿。一晃眼,已是日薄西山。

因为那台录音机,因为太爷爷,经过日复一日地耳闻目染,一大家子人便都喜欢上了秦腔。

分家时,录音机跟随太爷爷留在了五爸家,我听的也少了。

三年后,家里买了彩电,接着又买了一台VCD机和很多张秦腔碟子。这下,就能看到词文并茂、有声有形的秦腔了。

看了,直让大字刚识几个的我惊呼:“天哪,原来秦腔的戏词这么惊艳,动作这样优美!”

每次家人都出去了,我就放上碟子,一面对着戏词跟唱,一面摆手弄姿地模仿动作。

一天,我一个人在家,电视上他人唱得正欢,电视前我一边跟着唱,一边入情入境地模仿动作,不想被妈妈迎门撞见,羞得我好几天后看见妈妈还会脸红。

到陇城镇读初中,无论是南门的戏场还是骡马会场的戏场,离学校都很近,可谓近水楼台呀,似乎只要那里唱戏,我都可以去看的。

可惜,学校严禁学生翘课,而我,又是个循规蹈矩的毛头小孩。虽然,班主任蔡艾生先生钟爱秦腔比我还甚,但他才不会给我法外开恩,让我不好好学习而去看什么秦腔呢。

初中三年,每次我都坐在教室里,听着从外面传来的隐隐约约的唱戏声,干着急。

到秦安一中读高中,附近有个戏台,常有秦腔演出。

但学校也不允许学生逛戏场,尤其是晚上,耽误了学习事小,学坏了事可就大了。

每次有秦腔上演,班主任潘老师和王老师就轮流训诫我们:“谁要是去戏场瞎逛,被我看见了,哼哼……”


为了听秦腔,我哄我爸妈说要买台随身听以便学习英语之用,他们很爽快地就答应了我的请求。

自从有了随身听,我想去哪里听就去哪里听。

那时,我的良辰美景不是考出好成绩,也不是谈对象,而是在葫芦河畔的万倾桃园中,嗅着人间四月天的桃花香,听着秦腔看书。

上大学前,我虽没看过几本小说,但编故事却很有一套,那点能耐可谓全拜秦腔所赐。

那时,戏词背下了不少,对很多戏甚至“全本”通熟。那些戏词,不但教会了我讲故事的技巧,而且,在它诗意语言的熏陶下,文字也华丽起来,以致语文老师经常问我:“这个词,不会又是你造的吧?”

来北京上学时,我带了那台随身听。

可到京后才发现,这里流行的是MP3呀。秦腔磁带是肯定买不到的了。把自己带来的磁带放进去听,舍友看我的眼神就像看一件从远古遗落下来的古董。于是,一学期后,我索性把随身听拿回家送给弟弟了。

没有随身听更好了。电脑上不但可以放秦腔光盘,还可以下载好多秦腔音频,然后,装在MP3里,连磁带钱都省了。

毕竟,京城是国粹京剧的天下,不是秦腔花开枝蔓的土壤。走在路上,抑或在同学或同事面前哼几句秦腔,便引来侧目无数,大家像观摩新新人类一样瞅着我,心想这女人是不是有问题。渐渐地,跟秦腔的关系并没有那么亲密了,十天半个月不听,也并不遗憾;半年数载不唱,也并不觉得失去什么。

一天,一个人在家,百无聊赖中唱起了久违的秦腔。

时而激越、悲壮、深沉、高亢,悲愤、痛恨、怀念、凄凉得不行;时而欢快、明朗、刚健,又喜悦、愉快得按捺不住。一遍遍,亲切得直令人悲喜交加。

原来,放弃一件事,并非一念之间,也需要山高路远,天长日久,甚至,不可能。

如今,在我生活荒芜的旷野里,秦腔成了我一个放不下又拿不起来的梦——毕竟,这里不是它的土壤——但又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将这个梦继续下去。

从来没有一件事让我如此牵肠挂肚,每次想起来,总觉得没有像写文字一样去坚持,是我整个人生的惨败。

有人问我:“你坚持了,又会怎么?”

是的,就算我坚持下来,好像真的不能怎样。我不能像写文章一样见缝插针就能干起来,也不能放弃法律工作开始一种全新且未知生活的勇气——至少现在——更无法回到它赖以生存的那片故土上去。

尽管如此,我还是念念不忘。它在我心中如青溪一曲盘桓,让我魂牵梦绕,让我不得安省。

秦腔已成为我生命的一部分,镌刻在我每一寸肌肤上,浸透于我每一个细胞中,曾以为它离我远去,其实,从未离开我半步。

现在,手机里存了不少唱段,想家时,点开一首,单曲循环大半天;忧伤时,点开一首,一听就是一整天;高兴了,更要点开一首,听上好几天才肯罢休呢。

只有秦腔,能做到“两三语唱出千古事,四五步走过万里云”。只有秦腔,能将“浑厚悠远,婉转澄澈”表达到淋漓尽致。只有秦腔,最接近我们西北人的秉性,把对生活的爱恨情仇酣畅描绘,有大家闺蜜的婉约,也有犷悍男子的豪迈。

秦腔像是我的一个梦。

在追逐它的道路上,我深深沦陷。它是最美的戏曲,能让人将爱恨情仇一泻千里。它是诗,是歌,也是生命,更是生于陕甘的人身上能和浆水面相提并论的胎记之一,我们人走到哪里,它就跟在哪里。

我的这个梦,从太爷爷那里开始的,生死相伴。

后记:

本期图片为作者2020年10月在北京秦翔戏曲体验营体验时拍摄。

文字节选自作者散文集《回不去的故乡》“秦腔,一个未完待续的梦”一文。

◆  ◆  ◆  ◆  ◆  

作者简介

72_20220522005450747c5.jpg

王托弟,笔名潘小笛、牧笛,80后,甘肃秦安人,现居北京,从事法律工作,业余爱好写作,现为甘肃省作家协会会员,已出版散文集《回不去的故乡》、《黄土地的女儿》。


标签云: 王托弟 秦腔
全部评论(0)
  • 每次回家,站在水泥硬化路上,看着熟悉的山川梁峁,望着眼前一座座窗明几净的红砖瓦房时,心里总有种说不出的恍惚来。记忆中的故乡,阳光总是那么灿烂,天空永远都是那么湛蓝。一垄垄绿油油的麦田,安详地爬在黄土高..

    王托弟浏览:344次 评论:0
    2023-02-12 23:21
  • 人生,是一场修行。 ——题记---当新一轮疫情卷土重来时,有这么一群人,他们不顾个人安危,舍小家顾大家,坚持人民至上、生命至上的服务遵旨,最大限度保护人民的生命安全,克服常人无法想象的困难,用他们的坚守和..

    云淡风轻(王琴敏)浏览:752次 评论:0
    2022-08-29 21:58
  • 身在李派的日子————我的班主任李庆峰老师文| 黄永琪门开,门合,入一男,高六尺,穿棕衣,灰裤裹其下。戴一镜,脸不黑不白,发立。左臂夹一书本,稍立。道一声:“欢迎汝等入我门派,我便为此派掌门。李大侠是也..

    依梦琴飞浏览:770次 评论:0
    2022-10-31 23:08
  • 学会感恩 赵三娃 灰蒙蒙的天刚刚发亮,我和哥哥以及同村的伙伴一起走向学校,似乎一切都很平常,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事要发生,然而一切并非想象中那么平静!记得,临走前,哥哥和我三人跟平常一样去上房里探望生病已久的..

    赵三娃浏览:1107次 评论:0
    2020-06-08 12:19
  • 苦守寒冬三个月,在瑟瑟发抖中等待立春地到来。在立春中期盼,你总是在羞涩的中姗姗来迟,还带着冬的脾气,在厚厚冬装中与你相逢,前两日,你还携着冬雪窜门,世人都说你很温暖,你却总有三九严寒情怀,来不及把你相..

    郭明祥浏览:2958次 评论:0
    2021-01-21 13:32
  • 周末,我要去宋坪加班。女儿听见我要去宋坪,从书房跑出来,对我说:“爸爸,拥抱一下。”说完,女儿伸开双臂,向我走来。向我走来的那一刻,我看到了女儿脸上丰富而柔美的灿烂笑容。我读懂了那些笑容里有女儿最想要..

    王托弟浏览:423次 评论:0
    2023-02-20 23:34
  • 我的父亲,母亲文/郭明祥 我出生在关中平原西端一个小村庄,名叫光耀村。在中国陕西古雍凤翔,自然禀赋优越,文化积淀深厚,八百里秦川,地势平缓,钟灵毓秀。 这里人们传承先辈勤劳善良遗风,崇尚“礼、仪、智、..

    郭明祥浏览:2510次 评论:0
    2021-11-02 01:13
  • 八龙山庙会修葺碑记成纪胜地八龙山,属北关山出脉。东起宝鸡、经张川、马鹿、清水,蜿蜒而来,连绵数百里。龙脉此处结穴。东接上邽,西望九龙凤山,南瞩赤龙长山,北仰六盘。实乃鐘灵毓秀之风水宝地也。八龙山因雷祖..

    付福运浏览:1625次 评论:0
    2022-03-23 23:13
  • 拉大锯,扯大锯,姥姥家里唱大戏。接姑娘,请女婿,就是不让冬冬去。不让去,也得去,骑着小车赶上去。——童谣八十年代的农村,除了不缺孩子,其他好像什么都缺。在那个物质与精神极度匮乏的年月里,人们白天下地,..

    王托弟浏览:355次 评论:0
    2023-02-12 22:39
  • 人生的后二十年我要活给自己。 朋友,当你看到这句话时,是觉得我是懦夫、是逃兵,是个软弱无能而且还狭隘自私的人,对,是有些自私,但人们常有句话:“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不知那位哲人说过,一个不爱自己的人..

    郭明祥浏览:2006次 评论:0
    2020-12-26 13:41
  • 老板清瘦,高鼻梁,浓眉毛,厚嘴唇,一口白牙,齐列列的,走路一阵风,像军人,端端的。看老板的走姿、表情,似乎和老年人不沾边,事实上,已六十有八了。老板的地盘不大,就是一个小区,东号楼出来,西号楼进去,见..

    王托弟浏览:369次 评论:0
    2023-02-12 22:38
  • 中秋佳节,半天婆家,半天娘家又是一年中秋节。 秋叶凝红,果梨飘香。圆圆的月亮,圆圆的月饼,圆圆的向日葵,圆圆的菜盘,圆圆的笑脸,月光的清辉翻过窗户洒在房内,一地流银…… 窗外,风声;窗内,语声。风..

    依梦琴飞浏览:487次 评论:0
    2022-10-31 23:02
  • 秦安乡下,有个小伙子,弟兄三个,他排行老三,到结婚了年龄,两个哥哥都说了媳妇了,他的媳妇家里暂时还没能力找,所以,他每天唉声叹气,没有力气干活,他爹知道他的心思,故意问他怎么了,他急了,就给他爹说:..

    陇上一民浏览:1265次 评论:0
    2020-05-19 16:53
  • 果事冯茂林我的家乡——秦安县,土地肥沃,气候宜人,适合各种果树生长。各家各户或多或少都会栽种一两种果树。桃树,杏树,梨树,苹果树随处可见,在我们莲花镇,苹果树数量最多,几乎家家都有。规模大的人家,一家..

    山柳浏览:522次 评论:0
    2022-12-15 20:44
  • 小时候常听婆婆讲这样一个故事:万物皆肥,大地郁葱,庄稼地里的人种啥成啥,就是睡着不动弹,也能仓满粮盛。就这样像神仙过的日子,人们还是不满足,处处浪费,糟蹋粮食,有一村妇竟用揉好的面团给娃娃们擦屁股。这..

    王托弟浏览:349次 评论:0
    2023-02-12 22:41
作者专栏
  • 12231

    注册时间:2023-08-29 21:23

  • 119119

    注册时间:2023-08-28 17:01

  • 18890283633

    注册时间:2023-08-18 18:22

  • 舒翠好可爱

    注册时间:2023-07-14 12:55

  • liuy

    注册时间:2023-04-13 17:11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