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分享
小时候大人告诉我说:“糟蹋粮食,脸上会长麻子。”
2023-02-12 23:13:59 浏览:430次 【

儿时如果有孩子浪费粮食,大人就会说:“糟蹋粮食,当心脸上长麻子。”说完,大人常把饭粒捡起来,吃了。

听后,见到脸上长“麻子”的人,我心里就不住想:“肯定是把粮食糟蹋得太多了。”

在大人的教导下,我从小就养成了节约粮食的习惯。

因为爷爷家有大片土地,所以在我童年记忆里,有很多父辈们在地里耕耘的情景。

每年到夏天,我就眼巴巴地看着园子里的西红柿和樱桃,心想:还要等多久才能吃啊。

有那么几次,我试图偷偷地把没有成熟的樱桃摘下来吃,家里人发现后告诫我,说没有熟透的樱桃摘下来太可惜了。

表面上我是答应了,发誓一定要等到熟透了吃。可是,哪里忍得住啊,于是,常偷偷去摘,尽管吃起来很酸涩,但心里那叫一个满足啊。

老家种地的人每天清晨去田地里巡视一番,脸上总挂着微笑。

年少时看到这一幕,常纳闷:看到土地有什么开心的?长大后才懂得,地里的庄稼对一个农民来说就是诗人笔下的诗篇呀。

有些人有正式工作,种地纯属副业,但说到家里的几亩薄田,就是无比踏实。

在几十年前,不管干什么工作,家里有几亩田地,会让给一个人活得有底气:即使单位不发工资,一家老小也不会饿肚子。

读《平凡的世界》,看到孙少平吃的菜里没有半点油水,窝在沙发里的我哭了:这就是过去的生活,多真实啊。

记得以前我家里吃饭也没什么油水,偶然能吃一顿肉,简直就是一件令人狂喜的事。

现在条件好了,家里经济也宽裕了不少,家人常对我说:“想吃什么;穿什么,就买吧,毕竟现在条件好了。”可我仍然舍不得买,尽管简衣素食,只要想起老一辈人的生活,觉得自己就已经很幸福了。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是举国困难的时期,爷爷奶奶育有四个子女,他们除了工作,还要种地,每天忙得晕头转向,一家人才勉强能填饱肚子。

爷爷说有一次他累倒在地里,对着满天的星星大喊:“老天爷啊!”可是,万里长空竟然得不到一句安慰,只有身边的老黄牛叫了两声,以示安慰。

我爷爷那一辈吃过很多苦,但都比较隐忍,很少有人怨天喊地——抱怨也没用,所以,他那句“老天爷啊”包含的复杂感情,是我们这代人无法体会到的。

现在,我们家还时常吃些类似于窝窝头的东西。每次吃的时候,爸妈都会说起他们的童年,尤其是爸爸,他一向不爱说话,但聊起他的童年往事,就有说不完的话了。

爸爸说,那个年代,孩子又多,虽然爷爷奶奶是双职工,家里还有好多地,但依旧不宽裕。

“最期待的就是你爷爷下班。那时井口会补贴工人一个大面包,你爷爷舍不得吃,每次都拿回家里。快下班了,我们就跑很远的路去迎接他。那时白面很少,一个大面包的诱惑力实在太大了,是那个时代的奢侈品。”

听着爸爸的描述,那个年代离我很远,好像一个遥远的传说,又离我很近:他说的这些,爷爷大都给我讲过。

爷爷子女多,每到月底粮食缸都会见底,告急时就四处借粮,等粮食发了再还人家,几乎每月都如此。

因为曾经的经历,即使当下这样不缺粮食的年代,家人——尤其我爷爷——依旧很节约,已经成了一种习惯、一个优良的传统,只有坚持这个习惯、坚守这个传统,他们的内心才踏实。

我深受家人的影响。

小时候,我有个柜子,里面都是我的零食。那时候虽然不富裕,但妈妈还是会给我买各种果仁、饼干等,当然,不忘嘱咐一句:“每天吃一点,可以多吃几天。”直到现在,只要好吃的东西,我也会每天吃一点。

我是个90后,就算家里不是很富裕,但也没有饿过肚子,我之所以养成了勤俭节约的习惯,是因为从小听大人说吃不饱肚子的经历,以致让我觉得,浪费粮食是罪恶的。

生在这个年代,我是幸运的。

对于吃穿,我没有太多讲究,甚至还特别抠门,我老舅常叫我傻孩子,说我有钱不花,每次听老舅这样说,我就笑笑,心想:“节约,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是新时代的新时尚呢。”

作者简介

72_20220806215207f66e8.jpg

一窗云,九零后脑瘫,喜欢阅读,喜欢写文,爱好在文章中看世界。


全部评论(0)
  • 如果声音不记得杨婧文故事的开始是在一方贫瘠的土地上有个叫阿呆的女孩,她的记忆中只有这片土地,这里生长着许许多多她熟悉的人,埋葬了许许多多她熟悉的灵魂,凛冽的寒风裹着沙石拍向她的时候,灶台上那口大铁锅里..

    山柳浏览:882次 评论:0
    2022-12-18 22:34
  • 因为近在咫尺,以为什么时候要去就可以去,我们对于本乡本土的名区胜景,反而往往没有机会去玩,或不容易下一个决心去玩的。正唯其是如此,我对于富春江上的严陵,二十年来,心里虽每在记着,但脚却没有向这一方面走..

    常乐浏览:1623次 评论:0
    2021-01-25 00:21
  • 一又是一年花如海,又是一年歌似潮。转眼“六一”国际儿童节又到了。受疫情的影响,今年的“六一”似乎有点冷清,却并不影响孩子们追求快乐的天性和权利。每年的这一天,看着孩子们欢天喜地、快快乐乐过“六一”的情..

    知音情怀浏览:2140次 评论:0
    2022-06-01 23:26
  • 妈妈兴高采烈地从路边折回一束淡黄色的花,插在朋友送给我的杯子里,欣赏了半天。妈妈很喜欢花,不敢用手触碰,说她的手太粗糙,一不小心会把花碰坏。妈妈的手虽然很粗糙,却是我温暖的港湾,是我前行的力量。可以说..

    王托弟浏览:300次 评论:0
    2023-02-20 23:24
  • 悄悄的,踩着枯萎的落叶,想军,年轻的你走了,永远走了。正如这个深秋从未停歇过的风般,消失于一片萧瑟的迷雾之中。校园的秋寒到彻骨!三尺讲台上,再也听不到你的厚重讲解;乒乓球案旁,再也看不到你的矫健影姿;..

    依梦琴飞浏览:2393次 评论:0
    2020-11-15 01:55
  • 你说过要来。 这个时候,天空呈现诡异色彩,岁月的风从遥远处呼啸着吹来,飞鸟凄厉的声音震撼了天涯。我在风中飞奔,向着你在的方向,声声息息都是前世虔诚的企盼。 尽管满含着辛酸,我仍然鼓励自己要勇敢一点,即使是风..

    南坤浏览:1100次 评论:0
    2020-04-10 11:14
  • 这是一块非常神秘的壁画砖"驿使图"是中国邮政象征,也是千古之谜……出自嘉峪关市魏晋5号墓,藏于甘肃省博物馆。这名头戴黑愤,身着皂缘领袖中衣的驿使,左手持桑传文书,正在跃马疾驰。奇怪的是驿使的鼻子下面没有..

    安小斌浏览:419次 评论:0
    2023-02-12 23:43
  • 偶尔回乡省亲,母亲让我去旧屋找东西,看见积满灰尘一盏小煤油灯,孤怜怜立在窗台上,仿佛对我在讲童年往事,回味岁月中最心痛的记忆。七十年初的美丽的关中平原,是国家商品粮生产基地,以产粮为主的农业区,国家供..

    郭明祥浏览:655次 评论:0
    2022-11-19 21:57
  • 早上六点多钟,小忠老师就起床了,刚洗漱完毕,俊海老师就破门而入,“喝茶了”,随着他的一声吆喝,永成老师挺着大肚笑呵呵地进来了,随着摩托车的吼叫,子文老师从家里回来了,我也从隔壁到了小忠房子里,大家乐呵..

    南坤浏览:1484次 评论:0
    2020-04-10 11:15
  • 三平陪着老婆孩子梦周公的时候,大平已经从自家院将雪扫到老院子了。老院子是三平家的。大平把房前屋后的雪扫得干干净净时,三平睡眼惺忪,拖着鞋,拎着裤腰,将头压进衣领,好像冻得不能活的样子,去茅房了。大平嘴..

    王托弟浏览:515次 评论:0
    2023-03-01 22:29
  • 如果说人生是一条一划而过的线,那么具有留存价值的只能是一些点。把那些枯萎的长线头省略掉吧,只记着那些点,实在也够富足的了。——余秋雨 1换个角度,变个方位读李亚伟的长诗《中文系》,总有种“..

    王托弟浏览:1467次 评论:0
    2022-09-03 15:22
  • 祖母是第一个让我真实感知到死亡的人。祖母去世时85岁,算是寿终正寝。走的那一天,很安详。那天傍晚,已经许久没有怎么吃饭的祖母静静躺着,像是睡着了。母亲和姑姑准备着寿衣,我在旁边定定地看着祖母,想叫醒她,..

    鸟栖秦州(天水徐翔)浏览:822次 评论:0
    2022-07-15 00:34
  • 拜谒勉县武侯墓文/郭明祥勉县三国故事多,最负盛名要数葬在定军山下武侯墓。诸葛亮最后一次伐魏时,命殒渭水之滨五丈原,这是举世共识。他究竟葬在那里了呢,世人众说纷云。有诗曰:“天成阆苑三千界,云锁巫山十二..

    郭明祥浏览:643次 评论:0
    2022-11-18 21:42
  • 又被封在家里了,无奈,无聊,伤感,烦躁,百味杂陈。随手拿起王君推荐的一本书《暂坐》翻阅起来,不知不觉一个下午过去了,心气也顺畅了许多。原来一本好书竟是一剂良药——祛除心火、滤去浮躁、平心静气的良药。方..

    鸟栖秦州(天水徐翔)浏览:900次 评论:0
    2022-07-16 23:32
作者专栏
  • 12231

    注册时间:2023-08-29 21:23

  • 119119

    注册时间:2023-08-28 17:01

  • 18890283633

    注册时间:2023-08-18 18:22

  • 舒翠好可爱

    注册时间:2023-07-14 12:55

  • liuy

    注册时间:2023-04-13 17:11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